当前位置: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我要你说爱我乔雨生青甜心白姐独家来料阅读

我要你说爱我乔雨生青甜心白姐独家来料阅读

作者:

类型: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大小:13.7MB

时间:2019-01-05 19:08

内容概述:《我要你说爱我》“芳松”的作品,原来这个笑容如花般灿烂的女孩没有听力,青甜心她的世界是安静的,乔雨生有很注意到这个女孩,因为她真的和其他的女生不一样....乔雨生和青甜...

《我要你说爱我》“芳松”的作品,原来这个笑容如花般灿烂的女孩没有听力,青甜心她的世界是安静的,乔雨生有很注意到这个女孩,因为她真的和其他的女生不一样....乔雨生和青甜心的故事,喜欢的亲们赶紧来看看吧~

第一章

阳光被割裂成了好多的小碎斑点,一点一点地洒落了下来,像是被人遗漏的想念。孤儿院的树木总是遮天盖日的,乔雨生想着若是再加上一点儿芝麻,这些被散落下来的眼光倒是可以成为了一样美食。

自从乔雨生知道了那些正在一节一节攀高的植物就是芝麻以后,他就已经立志要成为一棵芝麻。

眼前是一个沉默的小女孩儿,她的眉目间带着恬淡的笑意,乔雨生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看见这样的笑容,至少在自己同龄的人中,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安静而又美好的笑容。

总是想着要是自己真的能够将这个笑容给留下来该有多好。

孤儿院的妈妈开始在召唤每一个人,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不完整的,可是每一个人都是最完整的,至少心是完整的。

林妈妈是这所孤儿院最开始的创办者,年轻的时候总是想着要给这个社会留下一点儿什么,等到现在的年纪了,林妈妈才觉得其实自己倒不是想要给这个社会留下一点儿什么,她只是已经习惯了陪着这些孩子,这些简单而又单纯的孩子。

或许吧,大家都觉得这些孩子是不完整的,可是林妈妈觉得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没有争吵,没有争斗,甚至都没有勾心斗角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和安静。

岁月静好!

今天又来了一群孩子,可能是那些人觉得自己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了一个收容所,最开始那些家长来的时候都是那样的满脸沮丧,甚至那些孩子们都是脸色看上去十分的不安,可是现在呢,在孤儿院待得久了,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了。

“乔雨生,青甜心,莫筱北,左宽……”

林妈妈叫道了一大群人的名字,乔雨生在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微微一愣,他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而他的眼神却还是望着自己最开始看见的女孩儿。

青甜心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还是孩子,但是她却很喜欢这样的下午,弥漫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这里面透着成年人说的内心平和,其实在孩子眼里的世界才最温和,最平静。

“青甜心,左宽,乔雨生……你们就分在一班吧。莫筱北……你们就在二班吧。”其实这样的分班是常规程序而已,对于小孩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你说一,我便记住一,你说二,我就记住二,如此而已。

青甜心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刚才念到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自己,她还是呆呆的样子,其实就像是在数着阳光的点点。

被划分组的孩子们,就像是被分了组的小动物,有了自己的归属感,一和一就走到了一起,二和二就聚在了一堆。青甜心却没有半点反应,看见大家自顾自地分开了去,突然就有点慌乱了。林妈妈走到晴天心面前,轻柔地捋了捋青甜心的头发,比划着告诉她她是被分到一班了。

接着林妈妈说道:“孩子们,这个女孩儿叫青甜心,天使说要过几天才把听力给她,所以她现在暂时听不见大家说话,尤其是一班的孩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你们要做朋友哦。”林妈妈的声音轻柔地很,真的就像妈妈和孩子说话一样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随着林妈妈的介绍,大家也都齐刷刷地看着青甜心,虽然大家身上多少都有一些已与常人的地方,但是对于小孩子来说,一个特别的人,足够他们好奇了。

青甜心看见孩子们的眼光,心里又是一阵紧张,小手不自觉得就开始攥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仿佛刚才平静的阳光一下子就跳跃了起来,浮躁得很。只有当再看见林妈妈温和的笑之后,才又放下心来。

青甜心的世界是安静的,她只能用眼睛来感受声音,或者说其实她对于声音本身就没有任何概念,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至少现在是这样的。感受不到歧视,反而能够把内心听得更明了。

乔雨生慢慢地走到青甜心面前,脸上洋溢着微笑,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似乎很明事理,似乎知道说话的话会让青甜心不知所措。只是学着老师刚才的动作向青甜心比划着自己也是一班的,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表示自己会保护她。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寻常,可是对于孩子来说,看起来又那么不寻常,其实谁又懂得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单纯的只是天真么,还是和大人一样也有孩子的信仰。

说到信仰,孩子眼中的世界,去认识,去喜欢自己的喜欢,去讨厌自己的讨厌,这么直白也这么委婉,在成长的过程中,最后都会失去这些,这难道不能称作信仰么?

青甜心回了一个轻轻的微笑,乔雨生牵着她走到了一班的队伍中,放开手,听着其他孩子的吵闹不休,自己又安静下来,和刚才主动去找青甜心的样子判若两人。

然后林老师将分到一班的孩子带到了教室,另外一个老师将分到二班的孩子也带走了。青甜心紧紧地跟在林妈妈的后面,自己不知道要去哪里,自然感觉到害怕,乔雨生则紧紧地跟着青甜心,试探着牵起了她的手,青甜心并不在意,小孩子嘛,这再正常不过了,何况先前也说了,孩子的眼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教室里面已经有些小孩子了,先前还乱哄哄的,看着林妈妈走近就安静了下来,各自坐好,将手背在身后,只有漾起来的尘土还在从窗户透进的阳光里翻腾。

青甜心看到教室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粉色的侧墙,天蓝的底墙,有大大的窗户,透着灿烂的阳光,还有从外面漏进来的几片树影。墙上贴着很多看起来很幼稚的剪贴画,但是很漂亮,墙角还有贴上去的“爬山虎”,绿意盎然。、

乔雨生看着青甜心的喜欢,也就松开了手,只是沉默地笑着。

“小朋友们,今天我们班新来了几个同学,大家怎么欢迎他们呀?”话音刚落,底下就想起了凌乱的掌声,青甜心自然是不明白这是做什么,但是脸上也没有疑惑。

林妈妈对新来的几个孩子说:“你们自己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空位吧,以后就是你们的位置了,其他孩子自然就冲着去抢喜欢的位置了,或者看看哪个小朋友自己喜欢就凑到旁边坐下。只有青甜心和乔雨生没有移动半步。

林妈妈自然是知道的,拉着青甜心的小手走到第一排的位置,指了指椅子,青甜心摇摇头表示不喜欢,选了好几个位置都是这样,最后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选定下来。看到这样之后,乔雨生才跑到青甜心的旁边坐下。林妈妈看看乔雨生,这孩子早有预谋。

坐下之后,青甜心望着窗外的阳光树影,乔雨生望着青甜心,都很沉默。

语言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然后是文字。对于小孩子来说,当不能使用语言,也不会使用文字的时候,该怎么交流?

懂得,你不说,我懂得你在想什么,你不讲,我懂得你要做什么。

青甜心的脸上有一丝沉默的笑意,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因为天生的缘故倒是比所有周围的孩子都要早熟和敏感,心中有一个部分是不能够被触碰的,这个世界在她的心中就是一副色彩斑斓的画,有的是绚烂的颜色,但是却听不见一丝的声响。

看着那些在张合的嘴,她就会觉得烦扰,是的,心中有千万种说不出的感觉,也不能听见那些人的话语。

很小很小的时候甜心就已经明白了自己和那些小朋友是不一样的,她们会朝着自己的爸爸妈妈撒娇,会嘟嘴,会知道大叫,虽然自己听不见那些声音里的情绪,但是她可以看见他们的嘴角翘起来的笑意。

而自己的妈妈,哦,对,甜心没有妈妈,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那个女人或许只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着。

每一次自己拿起了桌子上的照片的时候就可以看见爸爸的嘴角有一丝的不安,那是苦涩和绝望,虽然自己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爸爸的难受。

是的,是难受。

就好像是自己的心中堵着一块儿石子。

但是她明白自己的妈妈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

乔雨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甜心的笑容看上去就是和其他的女孩儿不一样,她也和其他的女孩儿不一样,她们会哭会闹会大叫,会纠缠着自己要这样要那样。

可是眼前的女子就像是一朵花,沉默的花。

不对,应该是自己喜欢的画,对的,就像是自己的母亲,娴静而又温柔,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总是带着一种自己读不懂的情绪,但是那个不是厌恶。

“乔雨生,你看着一个聋子干什么?你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吧?”

原来刚刚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左宽。

还是孩子只是会去寻找和自己最相近的人,而左宽认定了乔雨生是和自己一起进来的,所以他们应该是相近的。

乔雨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笑容,摆了摆手。

“为什么不肯啊?你就愿意和这个聋子做朋友么?”

“你说什么呢?左宽,林妈妈说了,只是天使将甜心的听力要借去了几天。”

一个甜甜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还可以看得见即便是胖胖的脸颊上还是有两个大大的酒窝。

眼睛望着甜心,“左宽,你走啊,甜心不喜欢你!”

左宽哼了一声,“你们都不知道什么是聋子么?聋子其实就是不能听见我们说话,我妈妈说了,不要我和这个甜心玩儿,她的妈妈已经跟别人跑了,所以她没有妈妈。”

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一听见甜心没有了妈妈大家都露出了一丝同情来,要是一个女孩儿没有了妈妈这该是一件多么值得可怜的事情啊。

刘芳菲望着左宽,“左宽,你是坏孩子,我妈妈说了,不能和坏孩子玩儿。乔雨生,你也不要和他玩儿。”

孩子终究只是孩子,对于这样的事情倒也是记不住。

左宽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再看了一眼青甜心,对着乔雨生说道,“你看,我说了她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的。”

甜心依旧只是望着窗外,那里有纷纷扬扬的花朵在飘扬,像是最艳丽的舞蹈。

甜心拿出了自己小书包里的画笔,一笔一笔地开始认真画了起来,从一年前父亲带着自己去了一个阿姨家,他们家里有很多的画,那个时候,甜心就爱上了画画,而那个阿姨也很喜欢自己,将很多东西都送给了自己。

一笔一划,在纸上勾勒出最初的轮廓。

一时间让得周围的三个孩子都震惊了起来。

没有想到甜心还是这样小的孩子竟然可以将窗外的风景画了出来,那些都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事情,左宽低下了自己的头。

自己就算是坐下来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别说让自己来画画。

左宽只觉得自己的妈妈告诉自己,不能乱跑,不能进行过激的运动,但是左宽就是喜欢那些在操场上跑动的孩子,他们的身上有一种自己没有的笑意,红扑扑的脸庞就像是自己最爱吃的苹果。

可是……

只要是妈妈在的地方,她都不会允许自己跑动的。

为什么不能?

自己跑起来就可以去追蝴蝶了。

左宽想不明白,倒是看着甜心纸上的那些花瓣都变成了一只一只的蝴蝶在引诱着自己。

到底是谁说过的?上帝是公平的,夺走了你的一样东西就会赐予你另外一样。、

每一个人都是造物主的恩宠。

就如同阳光会公平地洒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时间会平均分配给每一个人,死亡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造物主的爱就是这样地沁润了进来。

乔雨生望着甜心的侧脸,她的脸上有着细小的绒毛在窗外的阳光下洒进来,刚好让整个脸庞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玉。

妈妈说,家庭就是两个相爱的人组成的。

自己将来一定要将这个女孩儿娶回家。

第二章

刘芳菲看着甜心的画,急忙地拍起了掌来,“真好看,甜心,你真厉害。”

青甜心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儿在说着什么,可是能够看出来她的笑意是直达了眼底,嘴角微微上扬,将自己手中的画递到了刘芳菲的面前,“给你!”

简短而又平静的话语,没有情绪,听不出其中的悲伤和欢乐。

但是孩子就是孩子,世界单纯地如同一张白纸,在他们的心目中,互相赠送礼物就是一种喜欢的表达。

刘芳菲急忙地将画收了起来,“我喜欢!”

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窗外的阳光泄露了进来,不遗余力地将几个孩子包裹了起来。

左宽的脸上依旧是布满了不屑,而刘芳菲是笑得灿烂,乔雨生看着甜心的嘴角扬起来的笑意也笑了起来。

窗外的梧桐树在风中轻轻地飘扬,望着自己眼前的几个孩子,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刚好你笑了,刚好我爱了。

乔雨生一下午都是呆呆地望着甜心,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他觉得眼前的女子是这样的美好,笑起来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的酒窝乘下了阳光,而安静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幅画,是的,是那种看上去就十分温柔的画。

甜心有些好奇,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个男生一直都望着自己。

虽然她的世界很安静,可是她依旧能够感受他在看着自己的时候的表情十分的温柔。

都是沉默而安静的孩子,自然是比其他的人更能够感受安静的样子。

两个孩子相视一笑,午后的阳光倾斜了进来,打在了两个人的脸上,看上去就是一副绝美的画。

林妈妈走了进来,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些孩子,微微有些心酸。

虽然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很多年,但是一旦看见这些孩子,她依旧是会觉得心疼,是的,是心疼。

上帝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个记号,而这个记号可能会导致他们这一辈子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曾经有孩子仰起头问过她,“林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去捉蝴蝶?”

那是一个天生就有心脏病的孩子,因为查出来心脏病之后就被自己的父母亲狠心地抛弃了,当林妈妈将他带回家的时候,那个孩子的嘴唇已经青紫了,只是一双小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袖,不停地叫道,“妈妈,妈妈,我会乖的。”

除了死亡和时间,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公平。

但是这个世界又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要经历了痛苦和欢乐,而这些痛苦和欢乐转换过来就会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林妈妈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他们很简单,你笑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开心。

这个就是孩子们的好处。

“好了,小朋友们,今天就到这个地方了,大家可以回家了,但是,记得哦,在路上的时候要跟爸爸妈妈走在一起,明天还是要来上学的。”

在林妈妈身边还有一位看上去年轻稚嫩的老师,不停地比划着手语。

看上去有些慌乱的样子。

林妈妈并没有怪她,怎么能够怪她呢?

自己第一次来到教室看见了这些孩子的时候难道不是如同她一样么?

那样的惶恐和不安,而更多地却是对于这些孩子们的同情,可是他们需要的不是同情,是爱,是真真切切的爱。

“小王,你待会儿负责将甜心送到了她爸爸的手上。”

“林校长,你看……”

年轻的女子抬起了稚嫩的脸庞,双手不停地在自己的胸前搅动,混合着空气里孩子们的气息和阳光的味道,有些不安。

“小王,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声音多多少少是有些疲惫不堪的模样,而脸色却是平静如初的模样,她已经见过了太多来到这个地方最后又离开的人,不管是有多少的理由,但是最后都逃脱不了一个字,那就是走。

林妈妈早就已经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在无奈之后又能够理解他们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说我的手语也不是很好,但是我想我们可不可以将我的另外一个同学请来,他很好的。”

虽然是解释,却是迫不及待的模样。

林妈妈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望着这些孩子就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我一定要开办一个学校。”

这一去就是二十年,自己终于也在逐渐老去,而她却越来越放心不下这些孩子。

“好的,你去将你的同学叫来吧。”

其实林妈妈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对于她而言,肯有一个人即便是在这样微薄的工资水平下也愿意留下来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小王急忙地点了点头。

甜心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自己并不知晓,在她的眼睛里,这些人就如同自己家水缸里养着的那些小鱼,张张合合的样子,可是没有下一步,自己也不能感知。

“乔雨生,待会儿你妈妈要来接你,你要和我们一起出去么?”

乔雨生看着自己面前因为焦急而脸色红润起来的老师,指了指青甜心,这才点了点头。

“小小年纪就知道关心美女了,将来长大了不可限量哦。”

年轻的老师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却听见甜心笑着说道,“不可限量。”

其实甜心并不知道老师说了什么,她只是看着老师的嘴唇突然之间就重复了出来,眼睛里还带着一丝的迷糊,可是看在了老师的眼睛里却是惊奇万分的,急忙地拉着甜心的手,“甜心,你能够知道我在说什么么?”

眼前的人是激动的,只是在甜心看来可是可怕的,她的手激动的的握住了甜心的手掌,“甜心,你会听见老师在说什么么?”

甜心并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的激动,只觉得这样的行为在自己看来是多多少少有些害怕的,身子往着乔雨生的身后一钻,虽然都只是孩子,但是甜心却知道乔雨生能够带给自己一种莫名的感觉。

是的,就像是父亲。

甜心的小手紧紧地拽着乔雨生的袖子,而脸上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和难过。

“小王,你先过去吧,这儿我来。”

林妈妈看见了之后对着年轻的女子说了一句话之后,亲切地走到了甜心的身边,“甜心,不要怕的,其实刚刚王老师是以为你已经好了,天使已经将听力送给你了。”

甜心不懂林妈妈在说什么,但是眼前的女人拥有最亲切的笑容,看上去犹如自己最爱的晚霞。

小小的年纪早就已经变得敏感而又多疑了起来。

“天使?”

声音窃窃微微,却又是清脆的,是孩子特有的稚嫩和童真,林妈妈偏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悲伤。

“是的,是天使……”

轻轻地将眼前的两个孩子拥在了怀里。

你相信这个有上帝么?若是有的话,为什么不能够听见我的祈祷呢?

哦,是有上帝的,只是上帝给你的回复在路中出了一点儿状况,所以你现在还听不见上帝的回答。

甜心一直都忘不了在她能够说话的时候爸爸给自己的答复,只是……

上帝,你是忘记了么?

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青甜心的女孩儿在等待着你的答复呢。

青甜心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

乔雨生望着青甜心的眼睛,伸出自己小小的手掌握住了甜心的小手。

第三章

被晕染开去的夕阳在一点一点地散开,像是被人泼墨般看不见最基本的模样。

乔雨生牵着自己母亲的手,她的手和甜心的不一样,上面布满了生活所留下来的印记,粗糙而又真实。

上面的纹路已经清晰可见,甚至能够听见那些脉络在手掌上面一点一点加深的声音。

“雨生,今天在学校有乖么?”

乔雨生点了点头,十分的乖巧,被遗漏下来的夕阳洒落在了他稚嫩的脸庞上,带着一些疯狂而又肆意的颜色。

“真乖,今晚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好不好?”

妈妈的声音是清润的,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候她都是微笑着望着自己,而乔雨生的目光却被前方的小小身影给吸引过去了。

那个小女孩依旧是穿着一件白色的棉布裙,脚上是一双凉皮鞋,被一个男子背在了背上,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趴在他的悲伤笑得那样的开心。

“咯咯……”

大概是被自己的父亲给逗笑了,她的笑声隔了很远,乔雨生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乔雨生牵了牵自己母亲的衣角,指了指不远处的两个人,而看着越来越近的两个人,母亲的脸上闪现出了一种乔雨生并不能明白的悲伤,但是转眼间就将那种情绪给掩饰下去了。

年幼的乔雨生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具有这样高深的功力,只是转眼之间就可以变幻了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没有了开始任何的模样。

后来乔雨生才明白其实生活早就已经赐予了每个人不同的面具,在不同的人面前就戴上不同的面具。

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为什么在相爱的人面前还要戴上那样厚重的面具。

乔雨生直至多年以后才在一本书中看见这样的一句话:

我在你的面前戴上了我自认为最美丽的面具,不过是为了多夺得一次你的回眸,多让你再看我一眼,那样心心念念便也是有了着落。

那本书署名是青甜心。

青甜心感受到了自己的父亲身子微微一僵,却是乖巧地从父亲的身上溜了下来,一只手紧紧地拽着父亲的衣袖,而另外一只手却绞着自己的衣衫。

那个人应该就是今天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孩儿吧?

长得真好看,小巧的鼻子加上翘而长的睫毛和说不出样子的脸庞,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是小人书里的王子。

甜心在如是地想着,而自己的父亲青沐白走到了那个女子的身边,明明自己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但是还是笑着。

“你也送自己的孩子来这儿么?”

女子的笑容有些僵硬,却还是苦笑了一声,“没有办法,工作很忙,自己都没有时间照顾雨生。你呢?这个是你的女儿吧?”

“是的,是我和……的女儿。”

那个人的名字在青沐白的嗓子里回转了无数次最终还是被自己吞咽了回去,是的,就算是自己说出来又如何?

难过的依旧是自己,说不定还会勾起了眼前女子的悲伤。

到底还是不要再说起来了好一些。

终究是沉默,风吹动了树叶的声音和着几个人呼吸的声音在一点一点地蔓延开去。

女子到底还是觉得这样的沉默有些压抑,开了口,“这个是我的儿子雨生,雨生,来见过你青叔叔的女儿。”

青甜心一看他们都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小小的身子却是缩在了青沐白的身后。

小手上已经能够看得出紧紧拽住父亲的衣袖而被憋出来的红润。

脸上也是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十分的娇俏。

“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她……”

女子到底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被送到了那个学校的孩子应该都是和自己的儿子一样吧,在知道雨生是哑巴的时候,她哭过,她也怨过。

她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上天剥夺了她一个女人幸福的权利还要让自己的儿子遭受了这样的待遇呢?

她不懂,可是就算是她再怨再恨,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她还是要做出一副微笑的样子来。

生活终究是要继续的。

“这孩子天生就听力有障碍……”

“那医生怎么说?”

遇见了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沉默的,是的,若是不问点儿什么,倒是尴尬了,只是问出来之后只会是更尴尬。

“我也不知道了,医生说本来就是先天性的,所以……那你的儿子呢?”

“雨生有语言障碍,医生说还是有恢复的可能,只是现在太小了,还不适合做手术。”

两个年轻的男女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悲伤和无可奈何,那种无奈是说不出来的,似乎能够穿透了人心。

“以后没事儿多来我们家坐坐吧。”

“你也是啊,毕竟现在两个孩子是同班了,过去的事情……”

女子一听见青沐白的话,嘴角牵扯了一丝莫名的苦笑,“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提了,生活终究是要继续的。而且上天赐予了我这样乖巧的雨生,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女子的话很平淡,甚至是听不出了一丝情绪的起伏,似乎她本身早就已经这样无欲无求了。

青沐白看着女子的笑容在夕阳中被无限的放大,瞬间也觉得有些不安。

若是自己的妻子没有和她的丈夫私奔的话,是不是他们就算是遇见了,也就是开心地点点头,互相称赞对方的孩子,可是现在呢?

竟然相对无言。

青沐白苦笑了一声,“若是以后你太忙没有时间的话,你就将雨生送到我们家吧,我帮你照顾着。毕竟来说……”

女子笑了笑,“那多么不好意思,其实我……”

继而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雨生,你喜欢叔叔么?”

乔雨生并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由最开始的沉默到中间的冷淡又到了现在的熟稔,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瞬间有了另外的发展,看不见变幻的方向,只是在望着在青沐白身后的青甜心的时候点了点头。

女子笑意盈盈地说道,“到时候就多麻烦你了”

“倒也是不麻烦,自己本来就事情比较少。”

青沐白是一个落魄的画家,年轻的时候为了所谓的梦想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等到后来混到了一定的名气的时候就遇见了青甜心的母亲,一个善良而又美丽的女子。

只是青沐白是倔强而又骄傲的,这个大概是每一个有才人的通性。

直到很久之后在看见青沐白没有一点儿再继续发展的可能,留下了小小的甜心跟着另外一个男人私奔了。

青沐白从来都不曾怨过她,毕竟在生活面前,我们都是想要争取更多的。

既然自己给不了,又何必强求呢?

青甜心怯生生地望着乔雨生,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夕阳将她的瞳孔都染成了金黄色,艳丽而又绝美。

多年以后的乔雨生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俊美的笑容,而耳朵里却是韩寒的歌声。

美丽故事的开始,悲剧就在倒计时。

那个时候的他已然明白了为什么韩寒在唱着这一句的时候他听见了哽咽,每一个故事开始的时候都如同被洒落下来的阳光,带着一些说不出的美丽。

只是多年以后想起来的时候,那里面却是布满了遗憾。

乔雨生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眼前的小女孩儿,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了一大块儿的阴影,看上去就如同展翅欲飞的蝴蝶。

若是自己能够说话该有多好,自己就可以告诉甜心,自己会将她照顾着。

左宽又来找了青甜心的麻烦,小孩子有一个好处就是来得快取得也快。

早就已经忘记了林妈妈的嘱咐,每一个孩子都应该相亲相爱,只是左宽着实是喜欢甜心的画,可是自己求了她很久都不曾给他,左宽便是来了气。

而这样的气一来就让他觉得自己在青甜心的心里是没有地位的。

青甜心本就怕生,来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也就是和乔雨生和刘芳菲说过一两句话。

就是那样的一两句话也是花费了甜心所有的力气。

她拒绝说话,不知道自己说得是什么这样其实也是一种折磨,看着那些人张张合合的嘴,自己在摸索。

可是却又是害怕的,只有在乔雨生和刘芳菲的面前自己才会张开了嘴,虽然自己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是怎样子,但是他们两个人从来都不会嘲笑自己,在看着自己的时候都是微笑着看着自己。

“甜心,其实你的声音很好听的啦。”

芳菲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对着甜心说道,还不忘记对着乔雨生眨了眨眼睛,乔雨生自然是会对着甜心说好话的,只是他本身却也是不能说话,只能够看见甜心的样子点了点头。

第四章

到底是谁说过的?

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交流方式不是语言,而是肢体。

所以甜心在看见乔雨生对着自己的那些比划的时候,甜心开心的笑了。

左宽最见不得就是她们三个人笑的这样开心的样子了,似乎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她们三个人是独立的,这个事情让得左宽十分地难受,可是难受归难受。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只要是一块糖果就很快可以变成好朋友。

甜心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五颜六色的糖果递给了左宽,左宽大笑了一声“嘿,你是因为想要讨好我么?”

本来就觉得对着左宽有些害怕的甜心这个时候怯懦地躲在了乔雨生的身后,乔雨生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但是最基本的事情还是明白的。

乔雨生不能说话,只是有些焦急的看着刘芳菲,就算是焦急,乔雨生的脸色依旧是淡然的,而刘芳菲对着左宽说道,“左宽,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告诉林妈妈了,”

左宽的脸色变了变,抢了一把糖果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唉……妈妈说了,这样的人就是需要找另外的人来惩治他。”

刘芳菲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板一眼地说道。

乔雨生看着刘芳菲笑了笑,而青甜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是点了点头。

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林妈妈刚刚进来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俊挺的眉眼和好看的脸庞,在小小的教室里引起了一阵轰动。

“哇,真好看啊。”

刘芳菲看着年轻的男子,转身对着乔雨生说道,“乔雨生,你说你将来长大了会不会比老师还要漂亮呢?”

乔雨生一转眼就看见了自己身边的青甜心,她依旧是一脸平淡地望着台上的年轻老师,没有骄傲,没有附和,只是平静地望着。

这样的眼神似乎是穿透了整个世事的眼光。

讲台上的年轻老师似乎是感受到了一丝不一样的目光,随即看向了青甜心的方向。

那是一个极其乖巧的孩子,粉雕玉琢似的,脸上带着粉扑扑的笑意看上去犹如一个吉祥娃娃。

开始王倩告诉自己的时候,自己还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王倩会来到这个地方,还要将自己也叫过来,一见到了这些孩子他顾白就已经明白了。

其实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真的天使。

没有争斗,没有吵闹,没有丝毫的污染。

孩子永远都是能够带给自己灵感最好的方法。

顾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孩子们,你们好,我以后就是你们的手语老师了。”

顾白一边说道一边用手语比划着,“不明白没有关系,老师以后还可以教你们唇语。”

底下的孩子们都不明白什么叫做手语和唇语。

只是一脸震惊地望着顾白,似乎眼前的老师很厉害的样子,顾白笑了笑,“其实手语就是让你们将自己想说的话用手给表示出来,而唇语就是让你从对方嘴唇的变化中就可以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乔雨生有些欣喜,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自己以后可以用手语和甜心交流呢?

青甜心并不知道眼前的老师在说什么,但是他的行动甜心并不觉得害怕,甚至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就像是甜心回到了家中,坐在自己的小书桌前,手中拿着地是自己的彩笔,笔下也悦动的是夕阳,窗外还会传来香樟氤氲的香气。

似乎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哦,对了甜心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美好,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那样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香樟树上的鸟儿在飞翔,偶尔可以看见一两只雏鸟从树上掉落了下来,而大鸟就会不遗余力地小鸟给叼回去。

“你是叫甜心是么?”

年轻的老师站在自己的面前,身上是青草的味道,甜心对于味道和色彩的感知要比一般人都要强。

甜心并不知道年轻的男子在说什么,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顾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被这个眼神给勾走了,小小的年纪竟然会有这样悲伤和不可思议的眼神让得顾白觉得自己其实这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是一个十分正确的行为。

“顾白,她是青甜心,她的听力有障碍,所以以后……”

林妈妈还没有说话,顾白回头看着林妈妈,笑了笑,“好了,林妈妈我知道了啊。”

张倩站在门外望着自己心目中的男子在这群孩子里笑得如此地开心,自己便也是觉得倒也是值得了。

顾白个青沐白一样都是一个画家,只是顾白是负责一些杂志上的插画和青沐白倒是不一样。

或许这个就是命运,当所有人都开始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它的齿轮就开始轮转了起来。

窗外依旧是氤氲的香樟树,甜心已经盯着那棵香樟树看了很久了。

依旧是不变的味道和不变的姿势,依旧是没有变化的场景,将所有撒下来的阳光都进行了分割,变成了一些细小而又碎末的光芒,像是跳动的精灵。

“甜心,走了,今天是你十岁的生日,爸爸在家里给你办一个生日派对怎么样?”

甜心望着自己父亲的嘴唇,倒是有些明白了他要说什么,只是依旧理解不了,自己的唇语已经不止是一次收到了顾老师的表扬,只是青甜心明白其实自己这样的水平最多算得上是刚刚刚入门的孩子。

可是她就是喜欢顾白在对自己说着。,“甜心,你很优秀时候的样子,还喜欢他看着自己,之后就指着自己的嘴唇,”看见了没?老师的嘴唇都已经变得这样的薄了,都是练唇语练出来的。“

最开始的时候甜心在看见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费尽心机地想要将每一个字都分析清楚了,左后自己的身边就只剩下乔雨生、刘芳菲、左宽了。

左宽是出乎了甜心的意料的,至少说到现在为止左宽竟然不再是想着继续欺负甜心了,反而是对甜心很好。

“甜心,你的朋友们会不会来呢?”

甜心摇了摇头,“不知道。”

青沐白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甜心会一些唇语,但是每一次甜心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异常的兴奋,是的,就好像是能够感知这个世界的人是自己。

“甜心,乖了,自己好好在家里等着,爸爸去给你看看。”

青甜心望着自己的父亲点点头。

青沐白揉了揉甜心的发丝,继而说道“好了,这样就乖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就响起来了敲门声,“喂,青沐白,你给我出来。”

青沐白皱了皱眉头看了看甜心,看着甜心的脸色上露出了一丝嫌恶,这才赶紧走了出去,一看却是左宽被自己的妈妈揪住了耳朵。

“青沐白,你看看你养得好女儿竟然怂恿我儿子偷钱。”

“偷钱?左宽妈,说话都得讲点儿证据。”

左宽此时被人揪住了耳朵,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窘迫,已经是十岁的孩子了,已经懂得什么叫做羞涩和不安。

“妈妈,你放开!”

“小子,你现在竟然还敢给我犟嘴了?你知不知道老娘我为了你是吃了多少苦啊?你竟然敢在家里偷钱。”

中年妇女一般在骂着,一边对着青沐白说道,“青画家,你看看吧,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

青沐白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人,一时间有些没有搞清楚状况,“这个事情……”

左宽的母亲一看他要管,倒是立马地叫嚣道,“哼……还不是因为你的女儿,今儿个不是她的生日么?我们家宽儿说要送给她一盒颜料,怎么?你们家连一和颜料都买不起么?”

女子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尖酸刻薄。

甜心站在不远处眉心紧皱,她不能听出她的语气,只是单单看着她的表情,她就已经知道了她现在的怒气和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心中生出来的那些骄傲。

可是甜心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总是会有那么强烈的骄傲感,自己并不比任何人差,不是么?

甜心的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她真的想不明白。

女子还在继续说道,“这么小就知道勾引其他的男孩子了,这个长大了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尾音被拖得很长像是画了一根线,在最后的时候被蓦然地加大了力道,感受不到其中的悲愤,只是有些感情被无限地放大。

甜心已经十岁了,本来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心,自然是明白了左宽的母亲说得是什么意思,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青沐白是再了解不过自己的女儿了,在这个时候她一定是很难过的。

只是没有想到甜心会接下来问了一句,“爸爸,为什么阿姨要这样说?”

青沐白的脸色变了变,而左宽的母亲一看这样的场景就知道自己今儿个是闯祸了,但是闯祸就闯祸吧,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是双手叉腰地看着青沐白,嘴上倔强地说道,“今儿个的事情我就这样算了,但是你别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以后让你的女儿离我的儿子远一些。”

说完,揪着左宽的耳朵就离开了。

一路上还在骂骂咧咧。

左宽一下子就甩开了自己母亲的手,瞪着她,“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突然间被自己的儿子问道了这样的问题,还是有些尴尬,但是依旧强撑起一个怒气冲冲的脸叫道,“怎么?你现在就要为了那个小妖精说话?现在就要顶撞自己的母亲了么?”

左宽不能理解自己母亲的这样的情绪。

只是因为今天是甜心的生日,他一直都想要一副甜心的画,所以就打算送给甜心一盒颜料,这样一来等自己找甜心要的时候,她也是不好拒绝的。

只是大人的世界远比孩子要来得复杂。

他们的那些思想早就已经是不一样的了。

甜心望着自己的父亲,眼角还有泪珠。

“爸爸,为什么她要这样说?”

虽然不能够全部都理解,但是那些话语就像是一根根的针刺进了她的心里,难受极了。

“甜心,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阿姨只是太伤心了。毕竟左宽在家里做了不好的事情。”

甜心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父亲是不会告诉自己这件事情的,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觉得那样地难受呢?

以前的事情都一点一点地在心中涌现了出来。

甜心的听力天使借去了那么久也没有归还,而她却也是没有抱怨,只是望着自己眼前的这些东西,笑了笑,“爸爸,是和妈妈有关么?”

他们两个人之间从来都不会谈论起另外一个女人,所以甜心在叫着这个人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是说不出的难听。

“甜心,你……”

甜心已经能够和自己的父亲没有障碍地交流了,“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我有权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青沐白的心中微微一颤,是的,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十年久到足够改变很多的东西,而这些一去不复返的时间就如同被人抛弃了一般,再也找不回来了。

当年的青沐白也在这些时间之中开始磨练地成为了另外一番模样。

若是以前提起了那个女人,青沐白一定会在家里大肆地发脾气,只是现在不一样了,生活早就已经让青沐白明白了,自己就算是再有才,现在也只是被蒙了尘的金子,别人看不见的,而他和甜心都是需要生活的。

所以早早地就已经放弃了自己早年的那些不着实际的梦想。

第五章

是不是自己早一点儿明白的话,生活就会使另外的一番模样?

青沐白不明白,他也不想去明白。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甜心,你别怪你妈妈,其实这一切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能给妈妈一个更好的生活,所以妈妈跟随了另外一个叔叔离开了。”

妈妈?对于甜心来说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语,每一次在看见乔雨生和刘芳菲的母亲的时候,她都有幻想过自己的母亲会是怎样子的。

只是家里的照片早就已经被父亲给收拾起来了,看着自己的父亲沉默而又悲伤的脸庞,甜心笑了笑,“爸爸,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沐白笑了笑。

自己的女儿终究是长大了,只是这样的长大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本来就沉默的甜心在上一次生日的事情之后变得愈加的沉默,若是不仔细地看,你根本就不能知晓她的存在。

双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望着窗外的树木,又到了夏天了,她听不见窗外知了的声音,只是能够从刘芳菲的脸色上看见原来窗外是很热闹的。

甜心的双手快速地在自己的画纸上移动,不一会儿就是窗外的树,如同甜心一般看上去是如此的沉默。

甜心望着自己的化作,嘴角微微一笑。

刘芳菲抢了去,“甜心,这个又是你画的么?可是为什么会显得这样的安静呢?”

刘芳菲忘记了,在甜心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安静的,安静地如同没有声音,只是有时候有那样一瞬间,甜心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逼仄,全部都朝自己奔涌过来。

她最害怕地就是很多人一起的时候,他们一张一合的嘴如同金鱼,说不出的诡异。

甜心看着芳菲的笑容,点了点头,只是沉默,那样的沉默如同已经深入到了自己的骨髓里。

虽然还是孩子,但是她已经能够理解私奔的含义了,虽然可能不是那样的准确,但是不就是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和丈夫跟随了另外一个男人么?

甜心知道其实自己并不能怪罪自己的母亲,只是偶尔想到的时候还是会抱怨和嫉恨。

那样的情绪就像是在自己的心中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甜心的嘴角轻抿,在看见乔雨生进来的那一刻甜心将自己的脸扭转到了另外一边。

芳菲也觉得不知道继续说一些什么,这里是这样小,一家人发生了一点儿什么很快就会被很多人知晓,她已然知道了左宽的妈妈去甜心家里找麻烦的事情。

只是芳菲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甜心。

倒是找了左宽的麻烦。

那个时候的左宽与她任何时候看见的都不一样,他低着头,一脸悲伤的样子,偶尔会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芳菲,甜心是不是很难过?”

是的,很难过,可是甜心不曾将这样的情绪给表露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凭什么去表露出来,因为自己还是孩子么?

可是这里都是孩子。

乔雨生的手中拿着一盒颜料,那是他从自己的母亲那里借来的钱,在甜心生日的那一天准备送给甜心的,可是那一天甜心家里却不见任何人。

乔雨生就早早地带来了教室里。

“甜心,诺,给你的生日礼物。”

甜心不曾看见乔雨生的话,只是沉默地望着窗外。

乔雨生急忙地牵扯了一下甜心的衣服,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和开始一样,甜心看都没有看一眼。

乔雨生有些挫败,却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看着自己手中的颜料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急忙地拿着颜料盒往厕所里走去。

“喂,乔雨生,你去哪儿呢?”

乔雨生没有回答,只是急急忙忙地朝着外间冲了去,而左宽一看乔雨生来了,本来是想要找乔雨生商量一下的,但是一看乔雨生在往着教室外间跑,也急忙地想要上前。

“你等一下啊。”

乔雨生没有等左宽,只是到了厕所以后将自己手中的颜料盒给拆开来,往望着自己眼前五颜六色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下手。

“哎呀,都让你等我一下了。”

左宽跟着乔雨生的身影走进了厕所里,这个时候乔雨生回头看了看左宽,一时间计上心来。

“呵呵……左宽,我就只有委屈你了。”

说完,就急忙地将左宽按倒在地上。

左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声地叫道,“乔雨生,你想干什么?”

乔雨生现在不能分神出来打手势,只是按住了左宽,虽然乔雨生看上去十分的清瘦,可是毕竟是男生,而左宽的心脏有问题,本就不能激烈的运动,一时间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乔雨生,等我能够动了,我一定将你按倒在地上,让你闻见厕所的味道。”

乔雨生没有停下来,只是挤出了颜料盒里的颜料开始望着左宽的脸上涂抹,看着左宽的嘴角抽了抽,显然乔雨生的心情就是极好的。

左宽并不知道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只是一看乔雨生的脸上的笑意就觉得憋屈。

可是乔雨生急忙打着手势“我们是为了甜心能笑,是你将甜心弄得不开心的。”

左宽一时间就愣住了,乔雨生说的没有错,都是自己的原因,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话甜心也不会不开心,那么就算是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一点儿牺牲都是应该的,不是么?

左宽看着乔雨生点了点头,乔雨生也是点了点头。

两个小孩子在厕所里就达成了某种共识。

左宽抢过了乔雨生手上的颜料也开始朝着自己的脸上抹去,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知道的是,自己要让甜心开心。

只要是甜心开心了的话,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甜心望着窗外的树木,参天的绿色在一点一点地绽开,被风围绕成的样子带着说不出的味道,而自己却也只能是看着而已。

心中却是想起了最开始父亲告诉自己的话。

“甜心,你不要怨恨自己的妈妈,她生下了你其实就是最好的礼物,这一辈子她其实也很难过,都怪爸爸自己没有本事,不能将妈妈留下来,你以后长大了可以去找妈妈,爸爸并不会生气的,真的。”

越是这样,越是让得甜心理解不了。

为什么不能怨恨?

自己虽然并不怨恨他们,可是当爸爸这样说起来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不开心,似乎自己的心思被人给戳破了,暴露在了空气里是说不出的诡异。

手中的力道蓦然地加大,纸张就开始纷纷扬扬了起来。

顾白走到了甜心的身边,按住了甜心的手,“甜心,怎么了?”

时间总是会特别地眷顾某些人的,比如眼前的这个人,四年之间他的脸上没有意思岁月的痕迹,看不出一点儿老去的痕迹,反而是在这四年之间变得越来越深邃和成熟。

可是王老师子四年之间过了二十五岁的年纪,能清晰地看见年华老去的痕迹。

“甜心,怎么了?”

发觉到自己眼前的小女孩儿在走神,顾白揉了柔甜心的发丝,语气温柔地问道。

甜心看着顾白,他的样子总是能够让人产生了安全和信任感,只是看着他笑意浅浅地说了一句,“顾老师,我没事儿。”

刘芳菲坐在甜心的前面,急忙地说道,“顾老师,甜心是因为左宽才不开心的。”

顾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好了,没事儿了,老师在这儿呢,他不敢欺负你哈。”

甜心笑了笑,“老师,我没事儿。”

乔雨生进来的时候就是看见了这样的场景,顾白坐在了甜心的面前,她的脸上带着莫可言说的笑意,虽然还只是孩子,但是能够清晰地看见甜心将来长大的模样,必定会是艳极一方的美人儿。

“现在怎么办?”

左宽问了出来,有些颓然的味道。

乔雨生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前方的两个人,脸色黯然。

这样的情绪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难受至极。

只是,乔雨生,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是属于你的,也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原文继续阅读<<<<? ? ??

本白姐独家来料连载于“海棠读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目录:

排行榜

最新入库

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豪门总裁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恐怖灵异 | 仙侠玄幻 | 玄幻灵异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73797077@qq.com

浙ICP备140004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