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恐怖灵异 >

温柔的冥妻主角云风林雨by小酒馆白姐独家来料章节

温柔的冥妻主角云风林雨by小酒馆白姐独家来料章节

作者:

类型:恐怖灵异

大小:14.7MB

时间:2019-01-05 19:11

内容概述:《温柔的冥妻》是“小酒馆”最新着作的灵异言情白姐独家来料。主要讲述了云风和林雨之间的爱恨纠缠。感兴趣的亲们不要错过,跟着小编一起阅读吧!...

《温柔的冥妻》是“小酒馆”最新着作的灵异言情白姐独家来料。主要讲述了云风和林雨之间的爱恨纠缠。感兴趣的亲们不要错过,跟着小编一起阅读吧!

温柔的冥妻主角云风林雨by小酒馆白姐独家来料章节目录

第一章 ?寿材店

我叫云风,是个孤儿,家里只给我留下了个寿材店。

父母在的时候,店里就卖一些丧葬用品,五花八门的寿材让人避之不及,但我早就习惯了。

可自从我十八岁那年,卖了个骨灰盒以后,我从此被各种灵异事件纠缠,每天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

我卖的骨灰盒大多数都是定制的,生意还算可以,这其中要数手工雕刻的骨灰盒,还有装饰品比较畅销。

那天有一位老板,花了大价钱让我给制作个骨灰盒,并给了我金主的黑白照片。

一般来说要这种定制的,基本都会带进金主生前的喜好,比如雕刻一只鹤,或者写上名字。

可是这一位却没什么要求,只是提出必须由我亲手制作。

晚上雕刻的时候,照片上的女人深深的吸引了我,她长的有些异域风情,鼻梁高挺,嘴唇薄凉,一双杏仁一般的双眼,仿佛在叙说着什么故事。

不知道怎么,我总觉得她有些熟悉。

这一晚也是我的十八岁生日,可能是她给我的印象太深刻,我做了个梦,梦到我结婚了,穿着新郎的大红喜服,胸前还戴着一个红绣球。

但四周一片洁白,一个巨大的纱帘把床围住,也把我困在了其中,宛如灵堂一般。

一个柔软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我,她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轻声回荡着:“你就是三叔给我找的相公,还挺和我胃口。”

我转过头,看到她精致的面容,觉得既陌生又熟悉,这个人正是我白天的金主,她从照片之中,梦幻般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奇怪的是我并不害怕,也感觉她不会伤害我,甚至有些依赖她。

父母走以后,我便没这么安心过,有些贪恋她的怀抱。

就在我闭上眼睛,我感觉她把我拥入怀中,紧接着一个柔软的唇,轻轻的印在了我的脸上。

与此同时,她的手开始打开我的婚服,我的里面竟然一丝不挂,我感觉自己的脸都红了,这种感觉让我既抗拒又兴奋。

“今夜,就让我服侍你吧。”她有些梦幻的说,纤细的手指,攀上了我的胸口。

紧接着,我的身体开始燥热,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只感觉很舒服……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醒来,依旧冰冷的躺在床上,记忆苏醒过来,多希望昨晚的事是真的。

我竟然做了个春梦,我笑了一下,单身久了还真是会变态吧,看来我该找个女朋友了。

此时下面隐隐的不适感,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低下头一看,被子上有很多白色的液体。

昨晚,真的有事情发生?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还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弄没了。

为了证明,我特意看了眼自己的手,很干净,绝对不可能是我自己弄的啊。

这让我想起来昨天晚上我接待的老板。

有个同行和我说过,天黑以后绝对不要开门,因为做死人生意,很容易碰到一些古怪的事。

可是那天不仅天黑了,还是我成年生日,就像准时送礼物的圣诞老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敲响了我已经关上了的店门。

等我打开了门,他上下的打量了我一圈,就像打量什么货物似的。

“这里是林家寿材店,你是林风吧?”男人微笑着看着我。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他走了进来,我总觉得他一直在看我,好像有什么计划一般。

“给我来两个骨灰盒,明早就要。”

他直接给了我两万块钱,像这种有钱人,用料和图画一般都比较讲究,明早就要,这难度比较大。

看到我有点不愿意,他又从包里拿出来两万块钱:“钱不是问题,骨灰盒是一男一女,刻上鸳鸯,女式随意,男式你喜欢就可以了。”

我心里明白,这是碰到大客户了。

有钱不赚王八蛋啊,看到我同意了,男人给了我一张黑白的照片,让我贴在女的骨灰盒上面。

“那男的呢?”

“把你的手表放里吧。”

男人指了指我手上的手表,这东西确实不太值钱,就是我买着看时间的,可是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在骨灰盒里,放谁都不愿意啊。

可能预料到了我的反应,男人把包放在桌子上:“没别的意思,就是这东西空着不吉利,包里还有两万,我没打算带回去。”

我打开了包,里面确实还有很多钱,虽然我现在不缺钱,但我也没有钱,有了这六万块,我也能有点存款。

这个表,我只花了几百块钱。

我犹豫了一下,当着男人面前,把表放到了其中一个,骨灰盒模型里面。

两个骨灰盒卖六万,那和抢钱没什么区别,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清楚的记着,男人的司机叫他三叔,而我梦中的女人,也提到了三叔。

我揉了揉脑袋,可能是因为照片里的人长的太好看吧,又或者是我太孤独了,才会做这种梦。

我摇了摇头,就在我洗漱的时候,我感觉身体特别的疲惫,脸色也有点白,那样子,倒真像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似的。

镜子里面,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胸口有很多的唇印,我又回头一看,后背上有很多血淋子,像是手指挠出来的。

卧槽,看起来我昨晚上,真的做了那种事啊。

不过门是反锁的,窗户也关的好好的,我心里特别的纳闷,总不能是我自己挠的吧。

我回忆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今天我还得把两个骨灰盒,送到三叔指定的地方去。

三叔让我送去的地方是个殡仪馆,等我来到他告诉我的四号大厅,发现这是一个怀念堂。

我看到柜子上面,是一个叫林雨的人女人的灵位,里面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她微笑着看着前方。

看到这张照片,我清醒了许多,她就是我昨晚梦中的女人,也是那骨灰盒的金主。

我看了眼她的忌日,她死在七天之前。

算了一下,昨晚是她的回魂夜,想到昨天梦里的内容,再看这有些阴森的灵位,我的心里有些发毛。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把骨灰盒放到一旁的台子上,匆匆的走了。

回到了店里,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和一个死人做了那种梦,有点不尊重不说,也是怪恶心的。

第二章 ?起争端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砸门声,有一个男人粗暴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暗骂了一声,想起来门没有锁啊,过了一会,我听到门被打开了,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咒骂的声音。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这个人是赵东,一直想要买我家的铺子,父母死后,更是变本加厉。

他一进店里就开始乱翻,我实在忍不住了,攥着拳头压低声音,一脸怒气的呵斥道:“有完没完!”

赵东嘿嘿一笑说:“人不大,脾气不小,我是真心来买铺子的的,钱我都带来了。”

说着他往柜台上了拍了几万块钱,我看都没看,且不说这个店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念想,就是这价钱,也不及我店本来价值的五分之一啊。

我没啥想和他说的,想把他赶出去,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棒球棒,把他赶了出去。

不一会,他又回来了,还带了几个人,一进来就开始砸东西,撕扯的过程中,我的上衣也给撕掉了,没办法,双拳难敌四手。

这时候,赵东一把抢过了我手里的棒球棒,对着我就要砸过来。

我闭上眼睛捂住脑袋,这时候只听轰的一声,我身后的窗户忽然碎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碎片在赵东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的印记,鲜血不停的顺着他的胳膊淌下来。

他彻底怒了,眼睛通红,紧接着一巴掌就给我对着我打了过来。

“啊!”他痛苦的大喊一声,我看到一个玻璃碎片,扎进了他的手掌心。

血就好像自来水似的,赵东也慌了,留下了一句狠话,赶紧让朋友送他去医院。

等到他们都走了,我有些心有余悸的瘫坐在屋子里,不知道那玻璃是怎么碎的,也想不通那碎片怎么就不偏不倚的,扎进了他的掌心。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我的头有些沉,四周刷的一下子冷了下来,冻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感觉自己动不了了,就躺在床上,有种鬼压床的感觉,但是意识是清醒的。

紧接着,一只纤细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一个有些空灵的声音,温柔的在我耳畔回荡:“是我,不用怕。”

这声音我很耳熟,我一个激灵,顿时汗毛乍起,这不是林雨的声音吗?

可是她已经死了啊,我的身体有些颤抖,恐惧一点点的把我淹没,难道说,我现在遇见的是鬼?

我感觉有呼吸,若有若无的吹在我的脖子上面,好像是有人在我的身后。

她轻声的说:“我会保护你的。”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然后是一阵的干柴烈火,我出了一身的汗。

最后我恍惚见听她和我说:“你是我的相公,不要喜欢别人,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契约。”

她说完,我猛的醒了过来,刚才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般,我有点发懵,难道我是见鬼了?

我发现我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刚才是她救了我?她叫我相公,这是怎么回事,我不会被她给缠上了吧!

洗脸的时候,我发现在我的胸口,有一个吻痕特别的清楚,摸了摸,就好像纹在上面似的。

我思考了一下,想起了林雨的话,这东西,就是她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

这种情况,让我没办法不瞎想,同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累,特别的疲惫。

我记得以前朋友告诉我,有一个师傅挺灵验的,我准备去看看。

虽然感觉这个林雨好像并不会伤害我,不过每天这样下去,我真会被吓死的。

我来到了一家算命馆,还挺大的,里面一些学徒正在招呼着别人。

就在我说明来意,学徒让我先挂个号,我在门口焚香的时候,突然刮起了阵阵阴风。

“小伙子你走吧,我帮不了你,这受不了你的香火。”我一看,一个人白胡子的老头,出现在我的身旁。

说来也怪,每次等我要点火的时候,身边都会出现一股凉风,吹的我有些冷,那样子就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不让我在这焚香似的。

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但有种淡淡的恐惧,背后凉飕飕的,林雨在跟着我?

老头叹了口气:“小伙子,恕我直言,你身上已经有受香火了,给不了别人。”

他的话让我心里有些犯嘀咕。

我抓住了他,让他无论如何帮帮我。

老头叹了口气说:“一切都是缘分,你要破这个缘,那岂不是伤天害理嘛。”

我无奈的走了。

回到家我把门反锁,害怕赵东那王八蛋再找来,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说不定还得讹我。

我觉得这也不算个事,缠着我的林雨,几乎让我寝食难安。

我想起个办法,打定主意,重新做了个骨灰盒,上面贴上了一个故去男明星的照片。

我找了个十字路口,写了个林雨收的字样,准备把它烧给她,这样她就会放过了吧。

我拿了一个铜盆,刚要把骨灰盒烧的时候,一阵阴风吹过,那火又灭了。

我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我记得我妈说过,这种情况就代表着金主不愿意,我再强求,很可能就会引火烧身了。

一阵阵阴风在我的身边吹过,带着无比寒冷的空气,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感觉头很沉。

我无法忍受的回到了店里,刚躺到床上,就感觉有人抱住了我,那好听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选择。”

她有些无奈的说,也让我心存感伤,我咬紧了牙关,林雨长得确实很漂亮,如果她真的是我的老婆的话,恐怕我现在早就乐开花了,可是她早就死了,我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我无法挣脱的怀抱,就像我没有办法,让她从我的世界消失那样。

醒来以后,我照样洗了个澡,仿佛这样的生活已经轻车熟路了,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看到那胸口的唇印,又加深了几分。

第三章 ?霸道冥妻

半夜的时候,林雨又叫醒了我,我心里也没那么害怕她了,也知道躲不了她。

我坏笑了一下,胆子也大了起来,嘴上说你就这么饥|渴?

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我能感觉到一股伤感的情感,迅速的在四周弥漫。

“别说话。”林雨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要走一段时间,记着我们俩的约定,你是我的相公,你不可以有别人。”

她很霸道的说,虽然让林雨别再纠缠我,是我心里最大的愿望,可如今这一天来临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被窝是冰冷的,记忆快速苏醒,我怅然若失的坐在床上,林雨她真的要离开了吗?

就在这时候,有人猛的敲门:“快递!”

我回想了一下,我最近没买什么东西啊?我将信将疑的推开了门,紧接着就被一脚踹了回去。

是赵东!他手上绑着绷带,和那天几个小混混又来了。

“哎哟小子,大白天的怎么关门呢,让我看看你的小情人在哪儿呢!”

赵东一脸坏笑的,在屋子里搜索了起来,坚定的以为,我屋子里藏着个女人。

大事不好了,现在林雨也说她离开了,没人能帮我了。

看我年纪小,这赵东就把我往死里欺负,他之所以这么灼灼逼人,是因为我这里也快要拆迁了,升值空间很大。

赵东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他口中的女人,走过来,挑着眉看着我:“行啊你,你藏的挺深的啊。”

紧接着那几个人,把我拽了出去,我拼命的挣扎,赵东一棒子打在了我的后脑,让我差点昏了过去。

他们带我上了一辆破面包车,一路向前开的,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不过我一个男的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我的旁边,被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咽了口口水,她不是个疯子吧!我发现她的手被绑在了一起。

这时候赵东的一个兄弟动了一下,我看到那些人直接穿透了她!

这女人竟然是一个影子,她到底是什么?

我看到那女的脸色惨白,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她身上满是鲜血,眼神有些空洞。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我看的很清楚,鬼啊,有鬼!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去看,把头也转到了一旁。

等我再一回头,那人女的影子不见了,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是我的神经太紧张了?

车停在了一家台球厅,几个人不客气的把我押了下来,然后把门也关上了。

台球厅正坐着一个秃头,带了个金链子,和人在打台球。

赵东看到那个人,一脸奉承的笑容:“这小子油盐不进呢,就是不肯卖店,要不然把他的肾割了吧!”

“我看行。”

秃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紧接着赵东就把我拽了进去。

这我就明白了,赵东那王八蛋怎么有钱买我的店,原来他背后还有老板。

双手被绑着,赵东更是强按着我跪在了地上。

秃头打量了我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挺年轻的,估计能卖个好价钱,你确定他没有家人是吧?”

赵东点头哈腰:“对的大哥,这家伙家里人都死了。”

“赵东你不得好死。”听到赵东说我的家人,我一股火就上来了。

秃头放下了手里的台球杆,打了个电话:“赵医生吗?你那里还缺肾吗?我这有一个年轻的。”

听这话我开始挣扎了起来,他们都能要我一个肾,那肯定说不定还会把我灭口!

就在我刚挣扎了一几下,看到那秃头的身后,顿时愣住了,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在秃头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她低着头,头发把她的脸都遮住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衣服上都是血,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些腐烂,她还是人吗?

最重要的是,其他人好像都看不到她,紧接着又看到两个男人,都满身鲜血,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我感觉他们好像是在飘荡着!

我心里哆嗦了一下,实在这个场面太骇人了。

不过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这几个人,好像都是怨魂,和我在车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一样,难道他们都是被害死的?

似乎这样想真的没错。

那几个鬼魂和那秃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又很怨恨的看着他。

我感觉到他们好像有些害怕秃头胸口戴着的木头斧子。

就在这时候,秃头打完电话,对着众人挥了挥手,赵东和另一个人就把我拽了起来。

他们想拽着我向里屋去,我彻底慌了,害怕自己被他们割肾,大喊着:“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可是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打完电话,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秃头神色慌张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走到了我的身边,把绑着我手的绳子解开,冷汗直流,却又强露出笑容,“误会,我们抓错人了。”

说着,他直接给了赵东一个嘴巴:“你是不是瞎,什么人都抓!”

赵东刚想反驳,随即想起来什么似的,捂着脸怨恨的看我一眼。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一脸严肃的进到了台球厅。

哎,这不是三叔吗?

我能看出来,秃头对三叔很尊敬,甚至有点卑躬屈膝。

“没事吧。”三叔看了我一眼,关切的问。

我摇了摇头,除了有点吓破胆,还真没什么。

三叔点了根烟,随意的坐在了一旁,不怒自威的说:“秃子,咋办。”

秃头看了一眼赵东,后者扑通一下跪下来,“刘总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

“小风,怎么处理他?”三叔咳嗽了一下,更是让赵东瑟瑟发抖。

赵东看样,赶紧趴了过来:“风哥,不,风爷,我错了!你当个屁把我放了吧?”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变化的太快了。

这时候,秃头从一旁拿出了一把刀,就对着赵东走了过去。

我想了想,三叔毕竟是来救我的,也不能让他下不来台,就说算了,不过我想起来,秃头之前身后的那些阴魂,心生一记。

“算了,这事就这样吧,不过我挺喜欢你戴的那把斧子,你能把它送我,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

秃头明显有些犹豫,不过一咬牙,还是把那巴掌大小的木斧子摘了下来,同时还拿出了两万块钱。

第四章 ?奇怪

我把那斧子拿了起来,这些钱都是他昧着良心赚过来的,我可不敢花。

“回去吧少女婿。”他说叫了一声,我不知道他的称呼有什么意思,难道和林雨有关?

等到出了台球厅,我才有种如释重放的感觉,好像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

我才18岁,怕死是很正常的事吧。

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三叔笑了一下:“你不用谢我,帮你是我应该的。”

他这话里明显还包含着其他的意思,我很想问,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外面停着一辆宾利,三叔和司机把我送到了家门口,他下了车,叮嘱我道:“没人欺负你了,但你也别太得瑟,你体内的阴气有些压不住了,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阴气?我想起秃头身后那恐怖的怨灵,能看到他们,应该和这件事有关吧。

说完三叔就上车走了,我有点无语,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切不对的事,好像都是他找来的。

不过看着三叔有钱有势的,收拾我还不和你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还是别瞎想了。

我躺在床上,特别的累,这几天我都有些神经兮兮的,终于好好的睡一觉。

外面的天也黑了,我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听外面的人说,好像死人了。

我特意看了眼新闻,果然新闻上报道,昨天晚上本市死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开台球厅的秃头!

我仔细打开新闻看了看,又逛了眼贴吧,有人说昨天晚上秃头去洗澡的时候,突然疯疯癫癫的,说是有人要吓他。

他是活生生撞柱子死的,死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想到那个场景,就有些不寒而栗。

我看了一眼我放在桌子上的斧子,真和这件事有关?

我坐在床上若有所思,那岂不是说,是我害死了秃头!

想了半天,我才转过来这个弯,他已经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这也算为民除害吧,而且我也没对他做什么,如果他真的问心无愧的话,怎么会出事?

冷静下来我也有点后怕,我能见到鬼了,这绝对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而且三叔也说,我体内的阴气快压制不住了,那岂不是说,我还得见到那些玩意?

我有点害怕,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一天,我的心情极度沉闷,收了三叔的钱,也够我吃一段了,可是偏偏又有人找上了门。

这是一对儿夫妻,很着急的样子,让我给他们做骨灰盒,看到了我那你也愣了一下,默默的说:“怎么还是个孩子?”

“我看也不小了,就他吧!”那男人沉吟了一下,说道:“弄两个骨灰盒,嗯,今天晚上帮我们送过去吧。”

“你们不定制的话,现成的骨灰盒现在就有,让他们直接拿走就行。”

那男人听了我的话,赶忙改口说要定制,这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好像死活非让我送过去。

说完给我留了个地址,也没告诉我怎么做,他们俩匆匆忙忙就走了,我赶着投胎似的。

我有点无语,随便刻了点东西,单子已经接了,没有办法,等到天黑,准备按照他们的地址找过去。

他们俩给我留的地点,是他们的单位。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发现这里在城市边缘,挺偏僻的,可能是天黑了,四周看起来阴森森的。

不过这个厂房挺大的,工厂外边人来人往的,倒还挺热闹的,让我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有事?”我刚想走过去,门卫把我拦住了。

“找人。”我指了指手上用黑色袋子,包着的盒子。

门卫看了我一眼,招呼我进去,又提醒我说:“快点出来。”

我点了点头,不过看他的样子,怎么像我不出来,就会出事似的呢。

不知道怎么了,感觉有人在跟着我,可能是天黑的原因,我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阿弥陀佛,也告诉自己别乱想。

我在大厅里想去赵前台,想把这个骨灰盒存放在这里。

让我奇怪的是,前台空无一人,我就上了楼。

大厅里根本没有电灯,就在我走到二楼的时候,发现一个屋子里,亮着幽幽的灯光。

走了过去,发现屋子里有一个胖子,打着领带,应该是这里的管理人员。

“你是谁?”看到了我,胖子有些紧张。

我看了眼胖子,他原来是这里的经理,我不敢怠慢,就和他说,我是来找人的。

“来找人?你找谁!”胖子下意识的有些防备我。

我直接把男人留给我的名片拿出来,看到这名片,胖子一副见鬼的表情,脸色一变,退后了几步。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好像很害怕我,我还能把他吃了啊。

而且我清楚的看到,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镇定,冷着脸看我:“兄弟,你是来找茬的吧,孙斌早就死了。”

死了?我脑袋一蒙,觉得他不像是在撒谎,再看名片上的人,正是孙斌。

“孙斌和他老婆都死了,厂子里给的赔偿也不少,你们家属怎么还来找茬?”

我有点懵,他是把我当成找茬的了?

不过我想的和他却是另外一码事,这岂不是说,我见鬼了?

我有些发毛,我也不知道谁是人是鬼啊,连秃头身后的人都看到了,保不齐这俩家伙也有问题。

我的心怦怦直跳,这太可怕了,就在这时候,屋子里的灯闪烁了起来。

我咽了口口水,那胖子明显也吓的不轻,这场景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情节。

与此同时,我听到耳边传来咯咯的笑声,是一男一女。

我的身子瞬间就麻了,紧接着我的手上传来响动,既然是那两个骨灰盒在动,我赶紧把它们扔到了地上。

我听到那骨灰盒里面发出砰砰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跑出来似的,看到这个情景,那胖子大叫一声!

“卧槽!”我骂了一句,这东西是我带来的,里面没有放别的,我还不知道吗?

这太可怕了,我不由分说的就跑了出去。

有鬼啊,我真是傻了,竟然接这种单子。

胖子也跟在我的身后,我们俩就像逃命似的,对楼下狂奔而去,生怕慢一点就跑不出去了,这种感觉别提多吓人了。

当我一口气跑到门口,赶紧躲到了门卫的后面,他一脸惊慌的问我怎么了。

我刚想说话,发现那胖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把刚才的事和他说了,门卫瞪大了眼睛:“我们这哪有什么胖子啊?”

听他的话,我瞬间晕了,随即我来到了监控室,准备找一下刚才的情景。

监控室里面还有一个安保人员,听了我们的话,他开始给我调监控录像。

屋子里并没有监控,我们只能看到楼梯间和门口的情景,于是安保把时间调到了之前。

我亲眼看到,我从屋子里边很惊恐的跑了出来,速度非常快,一直到门口。

看到这他俩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可我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脑袋有种充血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那胖子是你们的经理,明明和我一起跑出来的,怎么现在找不到了呢!”我有些头痛的说。

我很清楚的记得,从门口跑出来的时候,我特意向后看了一眼,那胖子也跟着跑了出来,可监控里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听了我的话,俩人对视了一眼,那门卫小声的和我说:“你说的那个孙斌和他老婆,确实在七天之前就已经死了,咱这场子闹鬼不是什么新闻,你恐怕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

>>>>原文继续阅读<<<< ? ? ?
(本白姐独家来料连载于“平治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目录:

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豪门总裁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恐怖灵异 | 仙侠玄幻 | 玄幻灵异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73797077@qq.com

浙ICP备140004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