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恐怖灵异 >

黑格尔的告白主角楚浩然竹萱by无痕白姐独家来料章节

黑格尔的告白主角楚浩然竹萱by无痕白姐独家来料章节

作者:

类型:恐怖灵异

大小:9.2MB

时间:2019-01-11 17:26

内容概述:《黑格尔的告白》是一本都市言情白姐独家来料,作者是“无痕”,主要讲述了楚浩然和竹萱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们之间的缘分,十年前就定下了...........

《黑格尔的告白》是一本都市言情白姐独家来料,作者是“无痕”,主要讲述了楚浩然和竹萱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们之间的缘分,十年前就定下了........

黑格尔的告白主角楚浩然竹萱by无痕白姐独家来料章节目录

第一章 ?跳楼自杀

午夜时分,窗外笼罩着朦胧月光。A市医大女寝内,一位女生正蒙着被子在手机上打字。

依稀间发现她登陆一个名为Darkangel的网站。手机屏幕刹那间变成黑色,随即出现点点金光,几秒后无数金光凝聚成带着翅膀的天使。在黑色背景下,光芒万丈。

女生似乎很熟悉并且觉得意外,她抿了抿唇在上面输入五个字:我需要帮助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洒在身上,让原本万物复苏的春天更加勃勃生机。我哼着歌走进A市警局重案组,刚到办公室门口便看到组长楚浩然正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似乎很认真的模样。

见状突然好奇他在看什么,随着心中所想不禁放轻脚步,小心翼翼来到他身后。

在我秉着呼吸弯下腰看向他胸前时,却想不到他突然转过头。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他那俊美容貌在眼前放大,我感觉脑海中的思绪有了片刻空白,甚至还有点缺氧。

“还没看够?”楚浩然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语气中满是轻佻。

刹那间回过神的我条件反射站起身,都能感觉到脸颊的炙热,想必一定变成了红苹果。“谁要看你?还不是你突然回头,吓我一跳。”我先声夺人,绝对不会承认是想偷看。

楚浩然眯了眯好看的丹凤眼:“若不是心虚,怎么会被吓到?”

对此我哑口无言,但心里已经开始反驳。最终冷哼一声!表示懒得理他,实际上我已经习惯了,相处半年来每次争辩或者斗嘴差不多都是我先败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扬眉吐气一回。

“呦!我是不是来晚了,竹萱快来,咖啡还是热的。”走进来的阳光大男孩叫萧腾,也是重案组一员。计算机高手,性格超级好就是话多。然而重案组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专门接受重大案件。

我连忙接过咖啡,想着他进来的倒是及时,刚好避免我尴尬。然而楚浩然看着我喝咖啡却皱了皱眉,因为他很不理解我为什么喜欢早上喝咖啡。

这边的咖啡还没喝完,桌子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萧腾熟练拿起电话,表情变得严肃:“好,知道了,这就赶过去。”

听着他的话我知道有案子,果不其然,萧腾放下电话便快速说道:“医大发现尸体,好像是这个月的第二起,老彭说到了有人交接。”老彭是重案组直属领导。

A市医科大学内此时阴云密布,每个学生都行色匆匆,好像身后有怪物追赶般!脸上也是沉重阴郁,人人自危的模样。

其实半个小时之前还是很正常氛围,直到有人发现了女生宿舍楼下的那具尸体。女孩整个身子倒在血泊中,脸朝下砸入了泥土内,导致周围的泥土与鲜血混在一起触目惊心,比周围盛开的杜鹃花还要艳丽。不过在头部周围还有一些白色液体,无疑是流出的脑浆

我们到达后快速来到案发现场也就是女生宿舍楼下,站在花圃前的时候我不禁皱起眉。来的路上萧腾还嘀咕是哪个倒霉孩子不好好上学非要跳楼,此时看着那血泊中的尸体我觉得胃里一阵不舒服。

泥土中躺着脸朝下的女孩尸体,原本应该是粉色的睡裙被染成红色,栗色带着卷的长发胡乱散在泥土中,再没了往日的光彩迷人。

很快在法医指导下女孩被警务人员抬起来,入眼却是张面目全非的脸,五官早已错位,鲜血模糊。就算是泥土也承受不住她从五楼跳下来的冲击力。然而这已经是半个月内的第二起跳楼事件,否则也不需要我们接手。

“死者名叫赵琪,大一,二十岁。七天前她同寝室的林晓也是跳楼,死亡位置基本上相同。”之前负责林晓案子的张队简单汇报情况。

“七天前?”楚浩然挑了挑眉。

张队下意识点头:“没错,七天前我们接到报警,也是在这,死者名叫林晓,与这个死者是室友。她们都住在五楼,不过我们调查了一周也没有进展。法医结论是自杀,可林晓没有自杀理由。”

片刻后我们来到赵琪的寝室,五楼,她是从寝室窗口跳下去的。楚浩然正认真查看周围,发现窗户外面没有任何防护,不过窗台比较高,正常来说不会出现意外坠落的可能。不多时外面进来两个工人,说是量尺寸校方要按上护栏。

七天之前也是这间寝室内,赵琪的室友林晓从这扇窗户上跳下去。看着资料得知林晓同样大头朝下,两个人死亡现场的照片出奇相似,都是鲜血染红了周围的泥土,看起来触目惊心。还有那抹无法忽略的白色脑浆,令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这时萧腾从外面走进来:“赵琪的另外两名室友名叫周楠和李玲,很快就到,对了,我还听说点其他消息,你们想不想听?”他说着,眼底闪过一丝莫名情绪。

“都什么时候了?有话快说。”果然,这个时候站在窗前的楚浩然心情不太好。

萧腾对我做了个鬼脸,随即刻意压低声音:“刚刚我去厕所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两个男生的谈话。他们说这个寝室闹鬼,跳楼的两个女孩都是被鬼害死。还说以前这个寝室就有女孩跳楼,猜测再过七天这里还会有人跳楼,听起来他们神神叨叨的。”

他的话刚刚说完,楚浩然便把手中的档案拍了过去:“还闹鬼,在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把所有消息都给我整理好,给你五分钟。”说着,他眼底满是警告。

萧腾欲哭无泪,我不禁笑了起来。这个萧腾,还真是没记性。身为警察却相信鬼神之说,每次都会被楚浩然教训的不轻。随着思绪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因为我知道就算是真有鬼,也是在某个人心里。

“你有什么想法?”楚浩然不知何时转过头正盯着我,眼底满是深邃。这是他思考时的状态,好像浑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第二章 ?笔仙索命

我缓缓看着周围,这是一间四个人居住的寝室,屋子内有种淡淡的香味,说不定是某个女孩的香水。从摆设整洁来看,居住的女孩都很干净,不是那种邋遢类型。

“等询问之后再说吧!现在没什么方向。”我说着,目光无意间扫过那扇唯一的窗户,不明白是什么缘故让两个正当年华的女孩义无反顾跳下去。

听着我的话楚浩然点头,现在说想法确实早了点,尸检结果那边还没出来,询问工作也没做。

几秒后我拿起桌子上的档案记录,打算再看一遍七天前跳楼自杀的林晓尸检结果。

浑身多处骨折,头部额骨破碎,照片上还能看到鲜血中的一抹白,那是脑浆迸出的结果。身上穿着也是睡衣,死亡时间在凌晨两点左右。这种情况,就像是睡梦中的人突然起来爬上了窗台,之后跳下去。但,这个猜测无疑不正常。

我正想着,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一位女孩出现在视线中。萧腾介绍她就是周楠,赵琪的舍友。此时的她眼圈红肿,看起来应该是刚哭过。随着抽泣肩膀还在颤抖,但眼底却闪过莫名恐慌。

“坐吧!想问下情况,希望你能配合。”我示意她坐在床边。

周楠点点头,坐下后深深吸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林晓才走了七天,赵琪又出事。不知道接下来还会轮到谁”说道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变成了低喃。

她这番话,无疑是有寓意。但她的情绪不太稳定,我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递给她,让她先平静下来。见她喝了几口水终于不那么激动。“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希望你能认真回忆下。”

周楠始终垂着头,欲言又止:“我知道,接下来我说的这些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觉得真是笔仙回来了。最近我在半睡半醒间能见到有影子闪过,但开灯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太恐怖了。

大概半个月前的晚上,林晓一个人发呆,原来她有了喜欢的男孩但不知道对方心意。这个时候李玲提议玩笔仙问问就知道了。我们也是抱着好奇心理,玩起了笔仙。”

“笔仙?那林晓死亡之后你们怎么没说过呢?”这时做笔录的萧腾突然询问,眼底闪过不解。

周楠下意识摇头:“那个时候我们不确定是笔仙回来索命,所以就没多说。”

我淡淡看着周楠,发现她脸色越发苍白,心里应该十分恐惧。“你们玩了笔仙,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周楠微微沉默,几秒后才继续说起来:“当晚我们等到了十一点半,把东西准备好后关了灯,在桌子上点燃一根蜡烛。李玲和林晓同时握着笔,我和赵琪安静坐在凳子上,之后便闭上眼睛默念招笔仙的口诀。大概十几秒后,她们紧握的笔竟然自己动了起来”

因为周楠心里过于恐惧,说话断断续续。所以我整理了下当晚的经过,四个女孩坐在昏暗的屋子内,摇曳的蜡烛在跳跃。

笔仙请来之后林晓最先询问了她心仪的那个男孩喜不喜欢她,得知喜欢之后高兴的不得了。后来他们都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有满意的答案,也有失望的。最后打算送走笔仙的时候李玲突然直直看着林晓身后,脸上的神情满是恐惧。

也就在那个时候她发出一声惊呼,在极度恐惧下松开手跑向房门处开了灯。之后靠着墙壁堆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她的举动把另外三个女孩吓得不轻。

毕竟之前还好好的,谁也不明白突然间发生了什么把她吓成如此模样。后来经过询问李玲才说出当时借着微弱的烛光她见到林晓身后有一张女人的脸,面色惨白,五官有些凹陷,长发凌乱披在肩头,所以她才会失控跑去开灯。

想不到两起跳楼案背后竟然还有种故事,难道真是笔仙索命?随着思绪我下意识否定了心里的想法,因为我从不相信鬼神之说。

“或许你们听说过,若是玩笔仙不送走的话就会惹来麻烦。所以那之后我有些担心,李玲也被吓得不轻总是噩梦不断。林晓和赵琪开始不以为然,觉得是灯光昏暗,再加上李玲精神紧张看错了。后来也偶尔噩梦,但想不到没多久,林晓便出事了。我也是前段时间得知,这间寝室五年前有个女孩跳楼自杀,说不定我们请来的笔仙就是她。”周楠的声音中依旧在颤抖,看着她的状态我很清楚。此时她不止为了死去的朋友难过悲伤,更多是对以后的恐惧。

周楠离开不久,李玲便走了进来。这个寝室一共住着她们四个,貌似彼此之间的关系很不错。在我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楚浩然在皱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是有某些事情想不通了。

“李玲是吧?说说昨晚到今早你们寝室发生的事情,你都在做什么?”我重复着问题,目光却有意无意在她身上扫过。

之前在周楠口中已经知道了她们居住的位置,碰巧的是林晓和赵琪在下铺,李玲和周楠在上铺。只见李玲坐在门边的床上,神情惶恐不安。

“昨晚我睡得很早,最近总是做恶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九点多就睡了。”李玲做回忆状,声音有些沙哑。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的眼睛也有些红肿,但看起来比周楠好不少。“是不是玩笔仙后留下的阴影,所以经常做噩梦?”我漫不经心的询问。

听到我的话她微微一愣,可能意外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很快点头:“周楠都和你们说了,没错,自从半个月前玩过笔仙,我便噩梦不断。白天也没有精神,但是他们都不相信我,认为是我看错了。”

从周楠的讲述还有她现在的神情,我发现她好像很相信自己没看错,坚定自己见鬼了。那她是真见到了?还是故意渲染氛围想要达成某种目的?

第三章 ?调查

不知为何,见到她的第一眼我便觉得不太舒服。可能是直觉,又或者她身上有种让我说不上来的感觉。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跑出去,而是快速开灯?”我依旧是漫不经心,列行公事般随便问问。

李玲这次没有迟疑:“因为太害怕了,也不确定是不是看错,所以想要开灯证实,可能也觉得开灯后有安全感。”

我发现她的语速很快,也很平静,不像是之前的周楠,每次回答都像是努力控制着情绪。“开灯后你们见到了鬼?”

李玲咬着下唇摇头:“没,屋子内亮起来后那女鬼就不见了。”

“既然如此,你怎么能确定不是看错了?”我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最初我也以为看错了,可后来回想起来特别真实,绝对不是幻觉。而且,这间寝室五年前有个女孩跳楼,所以我觉得一定是那个女孩不甘心回来害我们。”李玲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别样清晰。

“是谁告诉你?这间屋子内五年前有女生跳楼自杀?又为何不甘心?”我觉得这种事情一般都会被校方封锁消息,怕有不好的负面影响。她只是大一,刚进入学校不久怎么能知道呢?还是那么久的事。

面对我的询问李玲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倒是很快表示听说来的,不过绝对真实。至于为什么不甘心,她也不清楚具体原因。

此时我有种直觉,她在说谎。不过还是询问了些其他方面,发现她和周楠的讲述差不多,基本上都相信是没送走的笔仙回来索命。最后说到她们四人之间的关系时,也是相处很好。

下面的现场处理完毕,寝室内也拍照记录后我们走出寝室楼。离开时萧腾让周楠和李玲不要担心,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还说以后若是有什么问题,还需要她们配合。

接下来我们走访了校领导,得知五年前确实有个大二的女孩跳楼自杀。因为女孩家里条件不好,进入这所大学完全是成绩优异考进来的,只可惜无法融入到这里的环境,还有人因此嘲笑她。

久而久之她变得自卑,没多久便受不了压力跳楼。但这么多年都没有问题出现,校领导坚定的认为不可能有鬼。

走出校园之前,又询问几个与林晓,赵琪的同班同学,得知她们寝室四人的关系确实很不错,从未有过不好的传闻。二人在校内也没有合不来的人,萧腾认真记录,我们便向外面走去,估计回到局里的时候,尸检报告也差不多出来了。

尸检报告表示赵琪死亡时间在凌晨两点左右,跳楼前没有任何挣扎。除了坠楼造成的伤害之外没有其他致命伤,猜测应该是自杀。

因为赵琪的案件和七天前林晓相同,都是同一时间跳楼身亡,法医初步判断为自杀。所以并案调查,楚浩然还在暗中安排了人保护周楠和李玲。当然,这个保护也有监视作用。

傍晚我们坐在案桌前讨论,依旧是萧腾先开口:“赵琪和林晓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是人缘极好,有许多爱慕者。独生子女,学习成绩优异。可谓是从小顺风顺水长大,没受过什么打击。所以按照这个情况来看,她们没有自杀的理由。”

没错,我之前也想过这些。“那剩下的李玲和周楠呢?”尽管我看过资料,可还是想再听听,有时候灵光就出现在刹那间!

萧腾看了眼手上的资料继续说道:“周楠相对来说差一点,正常工薪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于李玲,她不是本市人,农村来的,倒是学习成绩不错。平日为人有些内向,除了寝室三人外没其他朋友。”

这时始终沉默的楚浩然突然开口:“也就是说,死去的林晓和赵琪家庭条件优越,人缘好相貌好。至于张楠则是一般条件,李玲则是很差?”

萧腾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没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为什么要重复一遍。

我认真回想着在寝室内看到的细节。“这点倒是能看出来,赵琪的床单被罩还有小摆件都不是便宜货。还有她那价值六千多的手机,估计她平日的化妆品和衣服都是高档类型。反观周楠,身上的衣服就比较大众,没有特点也不算值钱。倒是李玲,一看就是地摊货,也能知道她条件有限。”

“你们这样说,难道是猜测李玲或者周楠心生嫉妒,所以才会害人?”萧腾挑了挑眉,眼底满是迟疑。

我沉默几秒后意味深长看着他:“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人心难测。”

萧腾似乎很难接受这个推断:“不会吧!不管周楠还是李玲都是女孩子,若真是她们又是怎么做到的?”

“继续调查这四个人的背景资料,还有两位死者在校园内的关系,出事前都有哪些异常或者预兆?总之一切能找到的消息都不要放过。”楚浩然发话了,同时打断了我与萧腾之间的对视。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很简单,却异常枯燥,也是每件案子的必要过程。期间我脑海中隐约闪过什么,几次查看资料之后发现这样一个问题。

玩笔仙是李玲提议,说见鬼是她,之后快速开灯其她三人没有见到,她却依旧坚信不疑见鬼了,也是她经常做噩梦。想着我在李玲的名字上面画了一个圈。

然而四人中她的出身条件不好,为什么能和其她三人相处的那么好呢?仅仅是她们居住在一起,再加上其她三人都是性格开朗比较好相处的女孩?

若是按照暂时的线索来看,事情都源于半个月前的那次笔仙。大学内玩笔仙不是稀奇的事情,经常有胆子大的学生在午夜请笔仙,但为此出事的少之又少,大多数都觉得不准是骗人的。李玲又怎么会提议玩笔仙呢?

假设不是笔仙的缘故,又是什么原因让两个处在睡梦中的女孩突然从床上起来,之后没有意识的爬到窗台上毫无声息跳了下去?看来,这就是其中的关键。

第四章 ?太辣了

当天晚上我们都加班,因为如此短时间内两位女孩自杀影响很大,赵琪父亲还是A市的政府官员,不管社会舆论还是领导的压力都不容喘息。

萧腾把整理好的资料给我和楚浩然一人一份,随即我便认真观察。

第一个死者林晓,二十岁,独生子女,性格活泼开朗,对朋友都不错。父亲是房地产商,家里条件优越。异性朋友不少,却没有男朋友,没有社会关系。

在校内的关系也比较简单,出事前家人没感觉到异常,倒是同桌提出过她在出事前天晚上有些恶心,但并不严重,至于其他在没有可疑之处。有倾心的男孩,名叫孙涛,和她是同班同学,也是玩笔仙时询问的问题。

第二个死者赵琪,二十岁,独生子女,很漂亮,为人高冷类型。父亲是政府官员,家里条件同样优越。异性朋友不多,校内关系也很简单,出事前没有预兆。

周楠是独生子女,父母都在服装厂工作,家在市内稍偏僻的地方。家境普通,属于那种平易近人,心地善良的女孩。经过之前的谈话发现她胆子不大,讲述过程中也不像是说谎话。

看到李玲的资料之后我下意识皱了皱眉,她家里有四个孩子排行老三。上面两个姐姐,还有个弟弟。两个姐姐都已经嫁人,她与弟弟年纪相差比较小,只有两岁。

现在弟弟在上高二,而且她还在勤工俭学。因为成绩比较优异能拿到奖学金,所以她把打工赚来的钱寄回家里供弟弟上学。

这也导致她经济拮据,平日从不逛街参见其他活动,把时间都用在学习和打工上。所以她除了寝室内三人外没有其他朋友,甚至还有些自卑,毕竟这所大学属于贵族学校,若不是她学习成绩好绝对支付不起学费。

依稀间我发现前三个人的背景介绍比较简单,只有李玲的字数最多。我不禁开始思索,她出身农村,还需要勤工俭学供弟弟读高中。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就算是大学里也会受到许多白眼。所以她自卑倒也正常,而且其他三个女孩性格好,容易相处,说不定对她也有同情,所以她们的关系不错。

同情?随着这两个字出现我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消失的太快以至于我还没想到便不见踪迹。

“明天去询问林晓喜欢的男孩孙涛,看看他怎么说。还有林晓的同桌,关于恶心是怎么回事?至于李玲和周楠,被列为嫌疑人暗中先观察着。”楚浩然伸了个懒腰沉声说着,看起来有些疲惫。

我和萧腾同时点头,知道今天是结束了。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快十二点,索性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下楼后和平日一样,楚浩然捎着我回去,因为他居住的地方离我不远,免得我坐地铁或者打车,主要是我不会开车。

我爸爸以前也是一名刑警,可惜在我十六岁那年出了车祸,父母双双死亡,当时我刚上高一,原本幸福的生活因此破灭。

当时我偶然听到些说法,表示我父母出事不是偶然,是和当时我爸调查的一起案子有关。不过那个时候我还小,对于很多事情并不了解。

随着逐渐长大之后我开始调查,后来意识到能力有限力不从心。所以当时我便决定要成为一名警察,等我有能力之后找出杀害我父母的幕后凶手。

“还在想这个案子?”楚浩然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一眼。

他的声音让我逐渐回过神,接着缓缓吸了口气。“你有什么看法?”

“我之前联系过法医再做一遍检查,看看有没有被忽略的细节。明天再去学校里做调查,说不定能有进展。我想,从寝室剩余的两个女生身上深入调查。”楚浩然如此说着,眼底却依旧幽深不见底。

我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切入点。尽管我潜意识觉得李玲有些可疑,却说不出具体。每个怀疑都能找到解释,可我还是无法打消疑虑。

想着我无意间看了眼窗外,刚好看到了路边的麻辣烫小摊,对此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恍惚间想起来晚饭还没吃。

“饿了?”楚浩然那幽幽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有时候我特别佩服他,明明在开车,怎么能发现我的小动作。我不太好麻烦他等我,然而刚想摇头的时候肚子却发出一阵咕咕叫声!我不禁尴尬的垂下头,果然还是身体比较诚实。

楚浩然发出一声轻笑,车子也在缓缓后退,很快停在小摊附近。“走,别再说我虐待你。”

由于时间有些晚,小摊看起来正要收起来。也对,哪有人在十二点多还来路边吃麻辣烫呢!

“一碗麻辣烫。”我笑着和老板打招呼,有的吃心情也起来。

“两碗,一碗少辣。”楚浩然挥了挥手,开口提醒老板。

听着他的话我不禁一愣:“你也吃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不吃麻辣烫。”之前他倒是看着我吃过,不过那奇怪的眼神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好像很难吃的东西,我却很吃得很香一样。

“你以为只有你自己饿?”楚浩然扔给我一句话,自顾自找地方坐下。

也对,我们晚上都没吃饭。或许他是没得选的缘故,想着我呵呵一笑:“那你有口福了,真的很好吃。”

在我坐下后,楚浩然直直盯着我,看到我心里毛毛的。“看什么看?有话就说。”总之呢!我受不了他那种赤裸裸的目光。

“自作多情,有什么好看的。”说着,他的眼睛从我胸前扫过,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若不是我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深呼吸,恐怕早就冲上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的胸和飞机场确实区别不大

片刻后我终于填饱了肚子,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楚浩然正艰难看着我。之前我只顾着吃也没理他,把对他的怒火都变成吃的动力。此时才发现,他那碗基本没怎么动。“怎么了?”

楚浩然的表情有些尴尬,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神情。很快便听到他低声说道:“这么辣,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第五章 ?唯一的幸存者

其实我没太听清楚他的话,看着他那副纠结的表情我便忍不住笑了起来,最后是哈哈大笑,半点不留情的发泄了一番。“楚浩然,你竟然还么怕辣,若是你以后在欺负我,我就在你的饭菜里加上辣椒油,看你还能不能嚣张。”

在我笑着说完时,他已经起身付账,我才意识到有些过头。若是他记仇的话,受罪的还是我。见状我连忙走上前打算买单,可惜晚了一步,他已经大步走向车子。

一路无话,楚浩然也不理我。眼看着到楼下我忍不住开口:“我说,你不是真生气了吧?”

大概十几秒后,车子停了下来,我的心也在加速跳动直直盯着他。

“对啊!所以你惨了。”他终于转过头,语气中带着嚣张。

额!我心里开始打鼓:“好吧!我承认是我不对,不应该”说到这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他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在笑。几乎是瞬间抬起头,发现他竟然真在笑,眼底满是戏弄。

“楚浩然,你,你耍我。”我忍不住大喊出声!随即快速下车,用力的关上车门。说实话,此时我不止生气,还觉得他的笑很迷人。可能,这也是我逃走的重点。

说起楚浩然这个人,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冷漠,生人勿进,千万不要招惹。后来相处几次后倒是好了许多,但还是觉得距离远点比较安全。

直到半年前我进入重案组,发现上司是他的时候还有些小纠结。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之后,觉得他是那种嘴冷心软的家伙。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印象改变不少。

房子是租来的只有我一个人,主要是我家里太大了,自己住着空落落还会触景生情。所以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我只是偶尔回去收拾卫生,这么多年倒是习惯了。

上学住寝室,工作开始就自己居住。不过一个人也有很多好处,比如我成为警察后破了好多起案子,除了我比较聪明外就是不怕死。因为没有牵绊,什么事都敢往前冲,否则也不会被调入重案组。

这么多年来我在暗中也做好许多调查,只可惜距离那场车祸已经过去十年,很多事情无从考证,所以处处碰壁。但我从未放弃过,相反把这当做我好好生活的动力。

洗过澡后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肩头,还有水珠滑落。柳叶眉下面是一双清澈的眼眸,刚洗过澡所以脸颊微微泛红看起来倒是有几分迷人。

樱桃般的唇多出一抹色彩。身材纤细,有几分清丽绝俗的味道。当然,不看胸部还算是比较顺眼的

午夜。在半睡半醒之间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视线混沌看不清楚,却让我没由来心跳加速,是那种快要窒息的惶恐不安。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铃声!几乎是瞬间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喘息着,尽管我不知道刚刚梦到什么,但那种感觉让我感到心悸。

手机铃声还在继续,在安静的房间内别样刺耳。几秒后我才回过神,连忙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然而看到上面显示着楚浩然时,我心底的不安再次蔓延开来。

电话刚接通,里面便传来楚浩然那低沉的声音:“周楠出事了,我在楼下等你。”

我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两点零五,果然对的上凌晨两点这个时间。不过昨天这个时候赵琪刚出事,周楠怎么会在今天出事呢?学校里不是有同事在暗中保护,还是说只有事情出现,不是周楠跳楼?

在我快速跑下楼时楚浩然的车已经停在那,上了车才意识到他的脸色十分阴沉。“周楠,死了?”我试探着,脑海中的思绪开始混乱起来。

楚浩然点了点头:“没错,依旧是从寝室窗口跳下去,是我疏忽了,若是之前做好防备也不会再出事。”

昨天我在学校的时候发现有工人量尺寸,打算在窗户外面按上护栏,毕竟接二连三出事学校也害怕。若是没意外的话今天白天就能按好,没想到事出突然。“别这样说,谁都没想到这么快出事。我还以为,依旧是七天后。”

到达学校后萧腾已经在安排现场,昨天还活生生的周楠此时躺在花圃内的泥土中毫无生机,她与之前两位女孩的死亡画面相同。大头朝下,身穿睡衣,整个人倒在血泊中

听身边的同事讲述他们在暗处观察,快到两点时都很警惕,毕竟之前出事都是这个时间。在他们紧张中恍惚间发现五楼窗口出现一道黑影,借着淡淡的月光他们心底一惊连忙向楼上跑去。

可刚来到楼梯口的时候便听到砰地一声!过去查看后发现是周楠,立刻联系了楚浩然。我想,这样说来周楠爬上窗台后便跳了下去,期间没有任何迟疑。

来到楼上的时候萧腾正在寝室内,见到我们连忙开口:“她的情绪刚稳定下来,之前是小李撞门进来的,她双手在虚空中挥舞着,嘴里大喊救命。”

萧腾口中的她便是李玲,此时我看着她整个人躲在被里,靠着墙壁浑身瑟瑟发抖。由于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但发丝凌乱,双肩随着抽泣在耸动。用萧腾的话来说,她完全被吓得失控,还好冷静下来,否则真担心精神会出现问题。

我来到窗户边看着楼下,还有在忙碌收场的工作人员,至于这扇窗户,之前在这上面检查出赵琪的脚印,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估计再次检查的话,也只有周楠的脚印。

“她说见到了身穿白衣的女鬼,漂浮在半空中,披头散发,脸上的五官扭曲。还说就是之前玩笔仙时见到的那个女鬼,但见到后她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只能承受着极大恐惧。这个时候她发现周楠从床上起身,缓缓爬上了窗台,根本就没给她任何阻拦的机会便消失在窗口。也在那之后屋子内的女鬼消失了,她才恢复正常。也彻底失控,貌似是被吓得不轻。”警察小李低声讲述着,还下意识看着周围,似乎也有点害怕。

>>>>原文继续阅读<<<< ? ? ?
(本白姐独家来料连载于“书丛”,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目录:

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豪门总裁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恐怖灵异 | 仙侠玄幻 | 玄幻灵异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73797077@qq.com

浙ICP备140004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