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只怕爱你太疯狂男主顾南琛女主宋子薇白姐独家来料阅读

只怕爱你太疯狂男主顾南琛女主宋子薇白姐独家来料阅读

作者:呆萌可儿哟

类型:都市白姐独家来料

大小:6MB

时间:2019-01-06 19:03

内容概述:《只怕爱你太疯狂》由“李薇薇”着作,又名《只怕爱你太疯狂》,在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gay之后,她决定一定要借机会报复丈夫欺骗自己的行为.........

《只怕爱你太疯狂》由“李薇薇”着作,又名《只怕爱你太疯狂》,在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gay之后,她决定一定要借机会报复丈夫欺骗自己的行为......

只怕爱你太疯狂作者李薇薇_顾南琛唐子薇完本阅读

第五章 ?挣扎

“啊!”刚叫出声,男人染着薄荷味的唇便覆了过来,将我的嘴巴堵住,舌头在我口腔里肆意搅动。

在男人上下其手,各种挑逗之下,我渐渐放弃了挣扎。

因为我发现,虽然这个男人混蛋,但不得不承认,他功夫了得,我几乎是分分钟就有了感觉……

而男人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抽出手,直接挺身进入我身体里,“出来玩,就别藏着掖着,宋小姐的放荡,我可是见识过的!”

我恨不得杀了他,但还不等反应过来,他就我的身体带到了更欢愉的云端。

这一夜,我几乎忘记了杀人的事,忘记了顾北池的背叛和威胁。

在第一次失身的酒店房间里,再次被陌生男人吃干抹净……

浴室,沙发,阳台,床,被吃了一遍又一遍。

天亮时分,我无力地躺在他怀里,低声问,“四蜀先生,放过我好么?我有老公的,被发现了我会被打死。”

男人长臂将我揽入他怀中,清晨的嗓音里染了几分性感的慵懒,“在我对你失去兴趣之前,没人敢打死你。”

最后彻底醒来的时候,我发现男人已经离开。

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布满的红色痕迹,我气得咬牙,即刻用拨出去一个号码,“小李,去查一下昨晚和今晚,定了香格里拉808总统套房的客户。”

等下午回到公司,小李过来向我汇报,“宋姐,查不到,我动用了我们手上所有的资源,甚至都用了黑客,但对方的信息一片空白。”

我不由得皱眉,“去查查监控,调出照片也行。”

小李摇头,“已经查过了,那里的监控,这几天都坏掉了。”

这么巧?

“暂时不查了,这件事保密。”

“好的。”小李点头退了出去。

而后我用自己在杂志社的所有资源,查了一天,都没查到关于“四蜀”的任何资料。

下午下班顾北池打来电话说有重要事告诉我,我不得不回了家。

开门的时候,不禁想起那天进去看到的画面,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的翻滚,适应了良久才开门进屋。

家里没人,顾北池还没回来,我转身进了浴室。

查了一天资料,简直累死了,先泡个热水澡再说。

刚进浴缸,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顾北池走了进来,“老婆,你在洗澡?”

“顾北池,你不知道敲门吗?”我连忙去扯浴巾。

只是,这一次忘记了遮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吻痕。

顾北池正要开口,在看到我身上那些痕迹时,蓦地瞪大了双眸。

那眸子里,瞬间燃起了熊熊怒火,双拳一点点攥起,周身一点点散发出戾气。

“宋子薇,你这个贱货!”顾北池大吼一声,上前去一把将我从水里拎了出来,“这是什么?你他妈敢背叛我?”

当下一惊,我这才发现身上的吻痕被发现了。

一瞬间的恐慌之后,我用力推开了顾北池,拿起浴巾披在身上,“顾北池,既然你没能力要我,还不允许我去睡外面的男人了?”

“骚货!”顾北池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敢给老子戴绿帽!老子打死你这个荡妇!”

那一巴掌,打得我脚下一滑,直接跌进了浴缸里!

脑子里顿时嗡鸣一片!

还不等我清醒过来,就听到顾北池拨出了一个电话,“王磊,你不是一直说我老婆漂亮么,哥今天让你尝尝嫂子的味道,你敢不敢来……废话,给你半个小时,立刻到我家来!”

闻声,我大骇,趴在浴缸里震惊地看向顾北池,“你疯了吗?王磊是你表弟,你想干什么?”

他那个表弟,是出了名的花心,而且听说前段时间被感染了艾滋!

“当然是干你了!”顾北池露出阴邪的笑,“我那个表弟早就对你垂涎已久,我要亲自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如何发骚的!你要是敢拒绝我表弟,我立刻告诉你杀人的事!”

“顾北池,你混蛋!”我几乎吓得浑身发抖。

顾北池恍若未闻,走出去,直接把浴室的门从外面锁了,我叫破了喉咙也没能把门叫开。

十几分钟后,门突然打开,我惊恐地看过去,只见那个王磊一丝不挂,脸上却挂着淫邪的笑走了进来,“嫂子,我来了!”

第六章 ?全疯了

“王磊,你疯了吗?你表哥疯了,你也疯了?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此刻我已经穿上了衣服,一只手里拿着马桶刷子,一手捂住眼睛,厉声警告他。

“表哥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辜负他啊!”王磊笑得格外淫荡,“表哥说嫂子你一直也对我有兴趣……既然如此,表哥又这么大度,我们就不要辜负好时光了吧!”

王磊长得人高马大,抬脚一脚便踢掉了我手里的马桶刷。

下一秒,我就被他拉进了怀里!

“啊!不要!放开我!”我吓得头脑空白,情急之下,抬手用力握住王磊的命根子,使出浑身的力道用力一扯。

“啊!”男人疼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我趁机推开他,连忙跑了出去。

客厅里没人,不敢往卧室跑,只能拼命向门口跑去。

孰料手刚要碰上门锁,又被追出来的王磊攥住了手腕,“刚烈的女人,我喜欢!”

言落,直接轻而易举将我抱起直接扔到了沙发上!

“好嫂子,就让弟弟好好伺候你吧!”王磊淫笑着,一把撕掉了我刚穿上的衣服,欺身压了下来。

“混蛋!滚!”

无论我如何挣扎大骂,却根本撼动不了男人。

就在王磊即将扯掉我身上最后的底裤时,门突然被打开,紧接着发出一声惊呼,“你们在干什么?”

是婆婆的声音。

我怔了一下,继而心中升起一丝惊喜,连忙大叫,“妈!妈,快救我!”

李疏影在看到眼前的情况时,手里的菜全都咕噜噜滚了下去,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晕倒了。

王磊是李疏影的侄子,看到姑姑被气晕了,连忙爬起来,慌慌张张地拿起衣服,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一边急乱地穿衣服,一边去扶婆婆,“妈,妈,你没事吧!”

李疏影一脸青色,浑身僵硬,我几乎吓得腿软,连忙找到手机拨打了顾北池的电话。

顾北池说他就在在楼下,接到电话急匆匆赶回来,同我一起把李疏影抬上车,送往医院。

“宋子薇,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顾北池一边开车,一边咬牙恨恨地对我说。

我坐在后面,抱着婆婆的脑袋,一脸绝望凄然,“顾北池,就算妈有事,也是你害的!跟我无关!”

“哼!妈醒了你要是敢告诉妈真相,咱俩谁都别想好过!”顾北池低声警告我。

“顾北池,你是不是想用我杀人那件事威胁我一辈子?”我抬眸看向他,不等他回答,直接说,“我想好了,我要去自首!”

“好啊!那你就等着你全家人都别想好过!”顾北池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丝毫不畏惧。

我别过脸去,不想继续跟他斗嘴。

我杀了人,过不去心里那关……

可因为这件事要一直被顾北池威胁,宁愿去坐牢!

李疏影被气得心梗,好在送医及时,没了大碍,但医生一再强调不能再让病人受刺激。

病房。

李疏影醒来之后,一巴掌毫无预兆的甩在了我脸上,“不守妇道的骚婆娘!竟然敢在家里勾引我侄子!我那侄子那么单纯,你也敢勾引,真不要脸!”

那一巴掌打得我耳鸣眼花,眼泪瞬间滚了下来。

抬手倔强地抹了抹眼泪,我站起来,“妈,我什么也没做!您要是想知道真相,好好问问您儿子!”

说完,根本无心顾忌顾北池那杀人的眼光,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刚推开病房门,我便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的胸膛坚硬地很,撞得我额头疼得发麻,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没事吧?”

一道低醇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浑身一僵。

第七章 ?很熟悉

下意识后退两步,我蓦地抬眸看去,刚好和一双幽深犀利的黑眸对上。

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挺拔俊朗,脸上的五官就像是刀刻出来的一般,英俊得让人移不开眼。

一瞬间,我被雷击般石化住,“你,你是?”

为什么这个男人,声音很熟悉?

而且,而且他脸上的轮廓也有点似曾相识。

顾南琛淡淡地挑了挑眉,不答反问,“你是北池的妻子宋子薇?”

他怎么认识我?

还未开口,听到声音的顾北池走了出来,看到男人也是有点诧异,“四叔?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四叔?

这个男人,就是顾北池那个神秘的四叔顾南琛?

不是一直在国外么,回来了?

“老婆,这是四叔,快进来,给四叔倒茶。”路北池立刻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提示我必须顾大局一点。

“四叔。”我垂眸轻声打了个招呼,硬着头皮又折返回了病房。

“恩。”顾南琛淡淡地应了一声,抬步向病房走去,“听说你母亲住了院,我刚好在附近,就过来看看。”

帮顾南琛倒了一杯水,我就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看着他们说话。

心思虽然不在病房里,但我却控制不住的忍不住偷偷看顾南琛。

鬼使神差的,竟然觉得这个四叔很像和自己约炮的那个无赖男人。

但是,绝对不可能是!

最多也只能是声音和轮廓有点像罢了。

顾南琛坐了一会后,就起身告辞。

我连忙站直身子,“我送四叔。”

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趁此机会,刚好一起出去。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电梯里没其他人,从38层徐徐下降。

突然,站在右前方的顾南琛转眸看了我一眼,“听说你老公那方面不行,然后你把别的男人领回了家去?”

我浑身一震,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愕地看向他,“四叔,您,您说什么?”

他一个长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刚才只顾着胡思乱想了,都没听到他和顾北池还有婆婆李疏影聊了什么……

难道婆婆告诉了四叔,看到我把男人领回家了吗?

顾南琛勾唇邪肆一笑,而后一步步逼近我,“你可以勾引我,我不介意帮你解决空虚。”

“你!”听到男人那淫邪的笑,我脑海里像是有一道闪电闪过一样,蓦地瞪大了眼睛,“你是,你是四蜀?”

是了!

一定是!

否则,声音不可能这么像!

笑声都一样!

而且,哪个做长辈的会这样和自己的侄媳妇说话?

这完全就是调戏!

除非,除非他就是四蜀!

“四蜀?”男人皱了皱眉,正要继续开口,我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

连忙后退两步,背脊紧紧贴在电梯壁上,慌慌张张地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竟然是四蜀发来的短信:“小宝贝,今晚老地方见!”

我愣住,彻底傻眼了。

顾南琛不是四蜀?

可是……

“怎么?又在约男人了?我的侄媳妇?”顾南琛挑逗的声音响起。

我连忙收起手机,掩饰住内心复杂的情绪,抬眸不悦地看向他,“四叔,您是长辈,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想必您比我清楚,请自重!”

言落,连忙走到电梯前,拼命地按开门键。

好在电梯已经到了一楼,电梯门刚打开,我便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男人,落在我身上的眸光,别样的兴趣盎然。

第八章 ?自嘲

出了电梯,我一路狂奔,直到跑出医院,看到后面没人追上来,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自己也真的是做贼心虚,竟然怀疑顾北池的四叔是和自己约pao的男人……

不过,这顾家人,没一个好东西!

那个四叔,肯定是听婆婆说了什么,也以为我是个轻浮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自嘲地笑了。

不管什么原因,自己背着丈夫去偷情,也的确不是个什么好女人。

不过,一想到顾北池的威胁,婆婆对自己的羞辱,心里就不甘心。

看着手机里“四蜀”发来的消息,我咬了咬牙,抬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晚上,在四蜀的威胁下,我不得不再次来到酒店那个房间。

但我很清楚,说是威胁就范,其实是半推半就。

如果说第一次事后还有点良心上的愧疚和羞耻的话,再受到顾北池的羞辱威胁后,我便在心里产生了报复的想法。

刚推门进去,一只大手攥住我的手腕,一个旋身,直接将我压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今天来得准时,奖励你……今晚增加两次。”

男人魅惑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栗。

而令我无比恼火的是,这男人又关了灯,只有窗外那霓虹灯光照进来,只能看到他的轮廓,看不清脸。

“我老公发现我出轨了,我怕哪天我过来被他跟踪了,所以今天最后一晚,以后别再联系了。”我一边喘气一边说。

男人刚刚撕下底裤的手一顿,继而邪肆地笑道,“是么,等会你就舍不得说再也不联系了。”

言落,他的两指直接探入我体内,“我还什么都没做,你都湿成这样了,看来是很想我了……”

“啊!”我惊呼一声,双手紧紧扣在他的肩头,“你无耻,不许用手……”

“不用手?那用什么?恩?”男人问她,笑得十分淫邪。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在我身上的曲线上游游走走,引得身子不停地颤栗。

好难受,这个男人真坏!

“求你,求你要我……”不多时,我便坚持不住,身子主动往他身上贴去。

“怎么要?”男人的手故意在我外面停留。

简直被他气得要死,把我的兴趣挑起来了,却故意不进去……

“要我……”我也不顾矜持了,抬手探向他双腿之间,报复似地握住了他的昂扬。

男人顿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主动。

“我喜欢主动的女人!”他邪佞一笑,欺身过去,一个挺身刺入了我的身体里。

“啊!”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男人像头猛兽一样,立刻在我身上驰骋起来。

这一夜,房间的沙发上,阳台上,床上,浴室,各个角落再次留下了我的低吟。

一次次瘫软在男人怀里,我完全忘记了这扇门之外的所有世界。

而且我发现,自己竟然每次都可以在他的带动下,享受到极致的愉悦,那就是所谓的高chao吧!

天亮时分,撑着酸软的身子准备起来,男人长臂一伸将我又拉回怀里,懒懒地道,“看个东西再走。”

说着,打开手里的手机递到我面前。

黑暗里,手机屏幕的灯光很亮,我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看清画面。

只是,在看到上面播放的那个视频时,顿时瞪大了眼睛,吓得身子腾地坐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有这个视频?”

我大骇,声音染了恐慌,不住地哆嗦!

第九章 ?视频

这视频,竟然是顾北池给我看过的那个视频。

也就是,顾北池是怎么处理他那个男朋友尸体的整个过程,从装入裹尸袋,到运走,再最后投入江里……

男人坐起来,慢条斯理地燃了一支烟,抬手把手机拿过来,淡淡开口,“我说过,我对你很有兴趣,自然会多关注你一些。”

“不可能!你关注我,怎么会有这个视频?”

我又不是单纯好骗的女人,自然不会相信他这解释。

就算是关注,又怎么会有顾北池手机里的视频。

男人幽幽地吐出一口烟,不答反问,“你想不想脱离你老公?我可以帮你把他送进监狱,那样你杀人的事就没人知道了。以后,我们在一起,你就没后顾之忧了。”

我猛地一震,拼命摇头,“不可能的!人是我杀的,帮他弄进去那是陷害他,他才没那么傻会入狱,肯定会供出我的。”

再说,现在已经良心不安了,怎么可能再让顾北池一个人背锅!

“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是继续被你老公威胁,还是一劳永逸。”男人轻笑道。

那笑声,在黑暗里,让我感到毛骨悚然,格外可怖。

虽然查不到这个“四蜀”的身份,但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背景不简单,很强大……

念及此,我长舒一口气,“既然你都知道了,其他人也会知道,这就是纸包不住火。我想好了,我决定去自首。”

黑暗里,那忽明忽暗的烟蒂突然被男人用两指掐灭。

心里咯噔一下,我顿觉不妙,身子一点点后退,准备下床。

男人的动作却没有继续,只是冷哼一声,“你真的要为了你老公去自首?”

我摇头,“不是为了他。我自己错手杀了人,必须承担刑事责任。这件事才发生没几天,我现在去还能争取个坦白从宽,说不定找个好律师,还可以判个正当防卫,最多也是防卫过当……”

“蠢女人!”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冷冷打断,“你们杂志社的金牌编辑,就这水平?”

我不服气,“这和我的职业有关吗?谁都有做错的时候。现在只有我自首,我和我老公才能一起进监狱。否则,这件事一旦被警察调查出来,那就很惨了。”

“确定?”男人问。

我又重重地点头,“是的。所以,你也别惹我,我着急了会杀人的。”

“是么!”男人笑了开来,突然伸手攥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拉,一个翻身便将我重新压在了身下。

“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去坐监狱的决定,看来以后我们很久都不能见了……只能现在多做几次了。”

男人轻佻地说完,大手一扬,将我身上的浴巾扯了扔到了地上。

“别啊,我一点力气都没了……”

这个男人简直就像半辈子没见过女人,每一晚都要将我榨干榨净才罢休!

男人忽然咬住我的耳朵,沉声蛊惑,“你欲望也不小,进了监狱可没男人给你睡了……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快乐吧!”

“你无耻……”

我骂他,可骂得越大声,男人的动作就越疯狂!

第十章 ?夜不归宿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身边早已经没了男人的踪影,我扶着酸软的身子下床洗漱,之后匆匆回了家。

我要找顾北池谈谈,必须立刻去自首。

那个视频,“四蜀”能拿到,其他人也能拿到。

万一提前到了警察那里,就没有自首的机会了。

刚进门,躺在客厅沙发上的顾北池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夜不归宿,又去找野男人了?”

我面色一白,下意识笼了笼身上的外套,走过去在顾北池对面坐下来,“北池,我们去自首吧!人是我杀的,到时候就算判也会判我重。我咨询过律师了,你最多判20年,到时候花点钱,你就没事了。好不好?”

为了说服顾北池,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都说了出来。

顾北池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一点点攥成拳头,懒懒地抬眸看我一眼,正要开口,视线落在了我的锁骨上。

瞬间,顾北池的眼里积满了戾气,整个人像个暴怒的狮子一样,腾地站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脖子便一把被他狠狠掐住,“贱人!荡妇!你果然又出去跟野男人鬼混了!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僵,脖颈上传来的痛感吓得我连连后退,背脊贴在了沙发靠背上,努力出声,“你,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再让你去和野男人睡吗?妈的,还敢威胁老子去自首!你要是敢自首,我先杀了你!”顾北池睚眦欲裂,血红的眸子里恨怒交织,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加重。

被他掐得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已经没了力气呼救,只剩一双绝望的眸子,狠狠盯着他。

顾北池突然眸光一闪,嘴角勾起一抹淫邪,松手放开了我,转身大步去了厨房。

“咳……”

重新获得空气,我大口喘气,眼泪不停地流,根本没发现顾北池去了哪。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北池手里捏着两根筷子,一脸淫笑地走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他周身散发的戾气太可怕,我连忙站起来,“顾北池,你冷静点,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好好伺候你了!”顾北池扬了扬手里的筷子,淫邪一笑,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

手里的筷子,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狠狠刺入了我的下面!

“啊!啊!”

撕裂般的痛袭来,我疼得浑身冒冷汗,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连呼救声都成了断断续续,“北,北池……求,你,放开……放开我……”

这个混蛋,这个变态!

看到我疼得面无血色,顾北池满意地勾了勾唇,手里的动作一点点深入,“果然是荡妇,对筷子都能湿起来!贱人!”

顾北池咬着牙,用力鼓捣手里的筷子。

“啊!”

我疼得无以复加,只觉汩汩热流从体内流了出去,空气中有浓重的血腥味弥散开来。

没看到的是,自己的身下,已经逶迤开一片刺目的血流!

触目惊心!

眼前忽然一阵白光,恍惚间,我疼得晕倒了过去。

>>>>原文继续阅读<<<<? ? ??

(本白姐独家来料连载于“绾书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目录:

最新入库

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豪门总裁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恐怖灵异 | 仙侠玄幻 | 玄幻灵异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73797077@qq.com

浙ICP备140004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