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逾期的爱简未然顾景南白姐独家来料在线阅读

逾期的爱简未然顾景南白姐独家来料在线阅读

作者:

类型:都市白姐独家来料

大小:6.7MB

时间:2019-01-05 19:02

内容概述:《逾期的爱》白姐独家来料由网络白姐独家来料作家“叶非四叶”着作,在简家落败之后,她从千金小姐,一下子沦落为了荡妇,可是在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她又变为人人眼中羡慕的顾太太。...

《逾期的爱》白姐独家来料由网络白姐独家来料作家“叶非四叶”着作,在简家落败之后,她从千金小姐,一下子沦落为了荡妇,可是在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她又变为人人眼中羡慕的顾太太。

逾期的爱作者叶非四叶_简未然顾景南完本阅读

第1章 你就值这个价

夜里到处都是暗色一片,唯有刺眼的闪电和昏黄的路灯若影若线,倾盆的大雨像是要淹没了整座城市。

车灯穿过雨帘直直照来,一抹白色的身影突然冲了出来挡在了车前,借着司机下车的空隙简未然钻进了车里看到是她,顾景南的语气里除了冷漠和不耐没有其它情绪:“滚。”

忍着脚麻痹,简未然跪坐在车坐上,瓢泼的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流下,挡住了视线:“能不能借我五十万……”

简未然还没反应过来下颚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捏住。

“借钱?堂堂简家大小姐向我这种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借钱?”

一股寒意从脚底瞬间窜上心头。

顾景南另外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攥住她的头发,拉着她到了面前。

简未然头皮被他扯的生疼,可刚惊叫出来下巴就被顾景南狠狠捏住,哽咽也噎在了喉咙里。

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流淌,简未然只觉着心脏都紧紧的拧着,疼的她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天空又响起了一道炸雷,也炸的简未然心脏血肉模糊,爱情和自尊都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支离破碎。

思维滞了下,她猛然间想起今晚她来干什么的。

爷爷的手术迫在眉睫,她需要钱,她需要的就只是钱而已。

即使是来求这个罪魁祸首。

“顾景南……”简未然的声音几乎是哀求着:“我求求你,能不能看在这些年简家没有亏待你的份上借我五十万?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

话才说完,在看到顾景南几乎是掠夺的目光中,简未然悲戚笑了起来,跪趴下身体,手也放在了他的西裤的金属纽扣上:“给我五十万,我陪你睡。”

顾景南蹙眉,冷淡的声音就像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简未然,你出来卖?”

“是。”简未然脸上还带着泪痕,带着浅笑,却不达眼底:“我想要钱,可顾总放出消息不许别人帮助简家,我就只能去卖身了,索性我这脸还不错,出价的人也不会低,和顾总相识了这么多年,就给你打个折扣怎么样?”

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顾景南拉着她扑到了他的怀里,同时车内的玻璃也升了起来。

“唔……”简未然吃疼的叫了一声。

顾景南是个正常的男人,哪怕心中再厌恶简未然也不由得为眼前的景致呼吸一窒。

白皙细腻的身体和黑色的真皮座椅衬得简未然此刻的活色生香。

尝过简未然的滋味后,不管他再换多少女人都找不到那种蚀骨磨人的感觉。

捏着她下巴的手骨骼都发出了阵阵的声响,顾景南的笑容里充满着残忍:“五年前你刚成年,就可以不要一分钱的倒贴给我,你以为我还稀罕你吗?”

简未然一下子呆住了。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顾景南是她唯一的男人,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从她十二岁见到顾景南时,她整颗心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就算他整天冷着一张脸,她也愿意粘着他。

可就是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给了她一刀又一刀。

刺的她鲜血淋漓。

“顾景南……”

她喃喃自语的叫着顾景南的名字,却又半天说不出下文。

顾景南从皮夹里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就这么的甩在了简未然的脸上:“这些,才是你的价钱。”

红色的百元大钞就这么飘飘落落在简未然的身上,满是嘲讽。

曾经的天真,曾经的深爱,曾经的美好,到现在都变成了最可笑的悲凉。

一个摧毁了简家只为报复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帮她?她来找顾景南确确实实是在自取其辱。

可她爷爷还在等着钱做手术啊,即便是几百块,她也得捡起来。

想到这,简未然把散落在座位上的钱一张张的叠好,放在一旁。

然后她才穿好衣服,把这些钱收在口袋里。

见她不说话,顾景南顾景南的瞳孔里浮现戾气:“简少和知道你这么恬不知耻的来求我借钱,会不会直接气死?”

不等她的回答,顾景南攥着她的头发就到了副驾驶座上,后挫力震的她眼前发黑

第2章 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缓过来的简未然用余光偷偷的打量着这人,看似平静的人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青筋都爆了起来,明知道她在看他,却一点眼神都没分给她。

她还在期待着什么。

等到了目的地后,简未然没等顾景南像以前那样给她开门再下车,她很有自知之明的主动下去。

待看到面前的这栋别墅时,简未然哆嗦着唇一句话也没说。

这是她和顾景南在一起时他买的别墅,除了他们两个人知道,就连爷爷都不知道这栋别墅的存在,通常只要是顾景南表现出想和她亲近的念头时,他们两人就会到这里。

这别墅的每一处都有着他们欢爱过的痕迹,那时的她什么都依着顾景南,即使姿势屈辱她也是愉悦的。

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

垂下眼眸,简未然的眼底尽是讥笑,明亮的双眸已经蒙上了暗淡,但却挺直了脊梁:“顾总带我来这里算什么?是想在别墅里睡我?”

顾景南的瞳孔里浮现戾气。

心下悲戚,面上简未然却淡定自若的:“可是这回价格得先谈好,顾总这身价怎么说也得给我五百万,不然我宁可去路边随便陪个男人也不会陪顾总你的。”

有那么片刻,简未然以为顾景南会扑上来一口一口的把她连皮带肉的吃了。

“是不是只要给你钱,谁都可以上你?”顾景南的话像一字一字从牙龈里咬着吐出来一样的凶。

指甲已经陷入肉里,简未然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仰起头,坦荡荡的:“顾总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就是在逼着我走这条路吗?我这如你所愿。”

说完这话简未然就想走,可顾景南比她更快的抓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扣在了怀里后带到了别墅里面甩在了沙发上后就压了上去。

沉重的粗喘声都扑洒在了简未然的脸上,可简未然躲也没躲,直视着顾景南的双眸,冷静的道:“顾总想好了?上我一次可是五百万。”

就在简未然以为顾景南要用强的时候他却突然起身,阴沉着脸拿出一份检验单丢在了她的身上。

依旧没放松警惕,简未然做起身子看到检验报告上的内容时,脸色瞬间煞白。

她怀孕了?

之前她的大姨妈确实有两个月没来,而且还经常的反胃呕吐,所以她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只是那时爷爷刚好出事,单子还没拿,她就跑了。

很长时间,简未然都没回过来神。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顾景南揉捏着眉心,阴着脸问。

简未然没回答顾景南的问题,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捏着薄薄的报告单,低着头,眼眶忽然红了起来,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的事。

再抬起头的时候,简未然笑了,很淡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顾总,你还会在意这个?”

顾景南没有讲话,微眯起眼睛,就这么的看着她,仿佛能看清她内心的想法。

她似笑非笑的的扬起手里的报告单:“如果不是顾总拿来的这份报告,我都不敢相信我怀孕了,而且竟然还是怀的你的孩子。”

说着,她一点点的撕着手里的报告单,在顾景南阴鹜的目光中仰天一撒。

“顾总不用担心我会携子威胁你,我简未然做不出这种事,既然这个孩子是个意外,我就不会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明明是白天,简未然的声音却凉的渗人:“如果顾总是为了这个事的话,那就不用了,我会去医院处理掉这个孩子。”

这些话她说的很轻,一字一句:“要是顾总实在不放心,也可以到医院亲自盯着医院完成手术,我不介意的。”

甚至不给顾景南开口的机会,简未然就已经做完了所有的决定。

可熟知她的人,都知晓这是她心虚时的表现。

顾景南的眼角挑出了丝丝的冷意,声音晦涩难辨:“我不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但像你这么脏的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我这么脏的女人,顾总你也不也是睡了五年。”简未然颇为的冷淡:“而且顾总你不是还睡的挺勤。”

顾景南:“……”

没想到曾经那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小姑娘,竟然会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也对,她是简家的人,当然继承了简少和的好本事。

等回过神顾景南才发现简未然已经出了别墅,追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简未然打着车离开的身影。

站在原地顾景南的眸光越来越深沉,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傅恒, 顾景南有些漫不经心声音接了:“有事?”

“你既然已经和简未然分了,怎么不联系晚心,她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还不打算给她个交代吗?她可是一直从我这里旁推敲测着打听你的情况。”傅恒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就这事?”顾景南的语气很淡。

电话那头的傅恒一愣,笑出声:“景南,你别告诉我你爱上了简未然,那晚心怎么办?”

没理会傅恒的调侃,顾景南直接挂了电话。

随手打开了电视后就看到了上面晚心挽着一个俊朗的男人巧笑嫣然,在面对记者询问的时候既没否认也没肯定,打的一手暧昧的好牌。

顾景南直接笑了,气笑的。

第3章 和我结婚

离开的简未然直接去了医院。

匆匆付了车前后她就扶着一边的柱子缓着怦怦直跳的心脏。

她几度以为自己会被顾景南压着去做人流手术。

可结果顾景南就这么放她走了。

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简未然只觉着身体快要虚脱了。

甚至都来不及喘息,她爷爷的主治医生再一次的找到了她:“简小姐,这是病人这两天的情况,这是第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了,如果你再这么拖下去,简先生根本坚持不到下周五。”

“简少和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候顾景南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

主治医生愣了一下后,立刻起身焰媚的迎了上去打招呼:“顾总,您怎么来了?”

顾景南看了眼主治医生,顺口问了简少和的情况,主治医生不敢怠慢顾景南,照实说了情况。

听完后顾景南就挥挥手让他出去,主治医生也不敢留。

顾景南的眸光落在了简未然的身上:“跟我出来。”

“小姐,你不能去,他……”

“张叔,你照顾好我爷爷,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冲着张叔摇了摇头后,简未然就跟着顾景南走了出去。

现在他们的命脉完全掌握在顾景南的手里,他们别无选择。

有些担心张叔会想不开,一路上简未然都有些心神不宁,就连走在前面的顾景南停下都没发觉,就这么硬生生的撞到了他的背上。

顾景南习惯性的训斥着她:“都这么大了,走路还不看路,这次还好撞到我,撞到柱子还要不要你这鼻子?你……”

眼底浮出戾气,顾景南有些懊恼自己的反应。

她多年缠着顾景南终是让他习惯了事事以她为主,简未然的心阵阵刺痛着,可面上仍是道着谢:“不牢顾总费心了,只是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爷爷这两天要手术,如果你是不放心可以随时监控我,我有没有做手术想必顾总很清楚。”

说着简未然就主动后退了几步:“如果顾总没什么事的话,还是早些离开吧。”

可就在她说完这些话后,原本没有反应的男人突然牵住了她的手,根骨分明的大手就这么把简未然的手包裹在掌心里。

“把孩子生下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彻底让简未然惊愕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景南。

“没听清楚?”顾景南的情绪始终如一:“我让你把孩子生下来。”

简未然:“……”

但也只是片刻,回过神的简未然疲倦又无力:“顾景南,你想让我把孩子打掉就得打掉,你想让我生下孩子我就要生,你以为我是什么?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吗?”

“不一直是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至于宠物?你还不配。”

“哈哈哈……顾景南,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贱到任人践踏还无动于衷?”

心底里的绝望几乎压垮了她,简未然情绪失控的低吼了出来,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看到这样的简未然,顾景南伸手拭去她的眼泪,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但也是前所未有残忍:“我顾景南的孩子不可能在不合法的情况下出声,我会娶你,等孩子生下来后,我们离婚。”

一个月前她还在死缠着顾景南要和他结婚,现在送上门的,她却是不敢要了。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几乎没有给简未然拒绝的机会,顾景南始终冷淡:“简少和的情况可能连明天都等不了,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给他安排手术,不然你就等着给他收尸。”

他是一步步把她的路彻底封死,不留一丝余地。

“我给你半天的时间,六点前到顾氏来找我。”顾景南眯起眼睛,颇为的认真:“我的耐心有限,简未然!”

说完就松开了她的手,慢条斯理的走出了楼梯间。

靠着墙,简未然一点点的蹲了下来,双手环抱着双腿,脸埋在腿间,肩膀不停的抖动着。

可现实却没给她更多思考的时间,等张叔找到她的时候,爷爷又一次被下达了病危通知,护士告诉她,如果再不交钱,他们就只能停止治疗了。

到了每天的探视时间,简未然穿着无菌服走了进去,原本意气风发的人,现在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病重老人,看到她时,他的手微微抬起想要去牵简未然,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看到这,简未然差点崩溃,颤抖的握住简少和的手,哽咽着道:“爷爷,你不会有事的,一切有我,你要坚持住。”

“然然……放,放弃……放弃吧……”简少和一句话都说的艰辛。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为了我你也要坚持下去,好不好?”简未然噙着泪鼓励着简少和:“爷爷,探视时间要到了,我得先出去了,我明天这个时候会再来看你的。”

走出去的简未然没有注意到简少和一直看着她的目光,直到看不到才缓缓的闭上眼睛

第4章 娶了我顾总就是个二手货

出了病房的简未然跟张叔打了个招呼后就出了医院,朝着顾氏集团跑去。

谁知道她刚走进去,就看见迎面朝着她走来的李源:“简小姐,顾总在办公室等您。”

简未然苦笑,她以为离开了顾景南后她就能做主自己,可实际上抉择权一直都在顾景南的手里。

他早就拿捏住自己的软肋,料准了她撑不住会主动来求他。

跟着李源走进了顾景南专用的电梯,一路直升到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推开门,她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正等着她的顾景南。

“想清楚了?”

“是。”

“那就签了它。”

捏紧手中的合同,简未然双眸染上怒火:“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懂吗?”顾景南双腿交叉坐在沙发上,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优雅:“你不是爱钱吗?生一个孩子换你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也不用你去卖,这笔买卖对你而言怎么都不亏。”

从顾景南说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留不住,只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狠,亲子买断书,他这是要她和这个孩子没有一点的干系啊!

可她又能怎么办……

她别无选择。

即使疼痛快要将她撕裂了,简未然的面上仍是淡然自若:“好,我签。”

见她这般干脆的签了,顾景南心中竟是有些不痛快,居高临下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几乎是半强迫的让她抬头看着自己:“不愿意了?之前每天缠着要嫁给我,如今愿望实现了,还不满意?”

“满意。”简未然也不躲闪:“真的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只是不知道像顾总这样昧着良心娶自己仇人的孙女,还让她生下孩子,不觉着委屈吗?”

顾景南脸色明显阴沉了些,反问了一句:“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委屈,嗯?”

这不咸不淡的话,却让简未然毛骨悚然,顾景南越是看起来平静,他的手段就会越残忍,他就是有这种能力。

让你坐如针毡,却又永远猜不出他的想法。

“如果简少和知道了你嫁给了我,他就算活过来,想必每一天也都会在胆战心惊中度过,更何况你还怀了我的孩子。”顾景南的每一句话都显得冷漠:“能折磨简少和,让他这一辈子都活在罪孽里,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委屈。”

简未然:“……”

这才是她认识的那个心狠手辣的顾景南,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顾景南!

脸色变了又变,她双手握住顾景南捏住她下巴的手,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这十年,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顾景南眯起双眸,抽回手拨弄着他褶皱的衣服。

等待着的过程中简未然的心跳却越来越加快,双手也无意识的扣着沙发的边缘,脚趾头也已经紧张的蜷缩了起来。

“没有。”

失落太多次,仿佛没了感觉,简未然还来不及痛,顾景南似笑非笑的说:“仔细想想我还是有点爱你的。”

几乎是恶劣的,顾景南残忍的令人发指:“你的身体真是个尤物,让人欲罢不能。”

顾景南在等着看简未然痛苦的模样,可结果简未然却让她失望了。

她只是淡淡的笑了:“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不爱你。”

顾景南脸色骤然一变。

“大概我这些年喜欢的……”说着,简未然似乎还真的思考了下:“是那种把你从宋晚心手里抢来的感觉。”

她丝毫不惧顾景南的目光,原本清亮的双眸覆上了一层光,让人揣测不出她真正的想法:“毕竟顾总应该知道我是有多讨厌宋晚心那个白眼狼。”

“简未然!”

看着顾景南的脸色不对,简未然仍然端坐在沙发上,倨傲的仰起头看他。

是,她现在是有求于他,可顾景南恨她,她也恨顾景南,既然两人都恨着对方,那不如就恨得更彻底一点。

“我只是没想到竟然还会出现这个意外,不过好在有这个孩子,我才能从顾总手里拿这么多钱……”

她话还没说完,顾景南双手狠狠的掐住了简未然的脖子:“闭嘴!”

被掐的窒息,简未然仍是笑的肆意:“顾总你可得想清楚了,掐死我,你的孩子也就死了。”

顾景南猛地松开了她。

死命的咳嗽了好久简未然才缓过神,可偏偏她就像是上了瘾一样,仍是挑衅着顾景南:“顾总可要想清楚了,为了你的孩子要娶我这个仇人的孙女?”

顾景南的表情就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简未然像是没察觉到似的,自顾自的说道:“娶了我,顾总可就是个已婚人士了,就算和我离了婚,宋晚心接手的也不过就是我简未然不要的男人,而且还是带了个拖油瓶的二手货,宋晚心那么假清高的人,能接受吗?”

第5章 这孩子挺值钱的

顾景南眼底尽是狠戾:“简未然,你以为你怀了我的种,我就不敢动你?”

“敢,怎么不敢。”简未然闭上了眼,等着顾景南给她个痛快。

就算她再狼狈,她也不想再在这人面前示弱一分一毫。

如果示弱对顾景南有用,简未然即使把尊严踩在地上她也愿意,可她很清楚顾景南对简家的恨,她越是没尊严,顾景南就会越开心。

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她还为什么要让仇者快。

随即一张支票重重的甩在她的脸上,纸的边缘划过了她的脸,留下了一道血痕。

可她没在意,当着顾景南的面低头捡起了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她笑的开心:“看来这孩子在顾总心里还是挺值钱的。”

以前的简未然高高在上,是所有人都当着公主宠着的,要是被人这样对待早就当场翻脸了,又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卑躬屈膝。

可即使卑微,她仍是能字字句句的刺的人浑身难受。

见顾景南不说话,简未然颇为感激的说:“我还是要谢谢顾总这一百万,顺带谢谢我肚子里的这孩子,多亏了有他。”

“够了!”顾景南听不下去了,厉声的吼着。

简未然立马闭嘴,安静的站在一边,乖巧的不得了。

可就算这样,顾景南的怒气还是没有得到平息,但简未然却没有任何畏惧。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这条命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吗?

“如果顾总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毕竟你知道的我爷爷还在等这笔钱,就不打扰顾总了。”见顾景南没反应,简未然也不在意。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身,正好迎上了顾景南眼底的厌恶和不耐烦,简未然心抽疼了一下,面上仍是笑着:“既然我拿了顾总的钱,在顾总刺激宋晚心回来之前,总归是好好扮演着顾太太这个角色的。”

似没看出顾景南的怒火,简未然眨了眨眼睛:“宋晚心有多恨我,顾总比谁都清楚,我要是成了顾太太,这宋晚心肯定是回来的。”

这场婚姻不就只是为了刺激宋晚心回来。

说完这话简未然就想走的时候,顾景南却几个大步跨到她身边一把抓住了她,把她禁锢在了怀中。

“顾总,这是舍不得我吗?”简未然颇为妖娆的点了点顾景南的胸膛:“看在顾总给了钱的份上,如果顾总想要和我来一炮,那我也是能配合你的。”

说着,简未然就要解开自己的衣服。

顾景南的怒意也被点燃到了极点:“好,很好,简未然,不要让我发现你跟别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否则弄死在监狱里的简安琰也是易如反掌。”

“顾景南,你敢!”简未然大口的喘着气,眼角都被气的泛红。

“我敢不敢你可以试试。”顾景南沉声警告着。

简未然当然不敢试,还有半年,她大哥就要从瑞士的监狱里刑满释放。

当初要不是她当初贪玩被人绑架,大哥也不会为了救她错手杀人入狱。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顾景南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后就立刻松开了简未然。

简未然知道,那是宋晚心的电话。

只有宋晚心的电话,才可以让盛怒中的顾景南冷静下来,也只有她才会让顾景南想也不想的就丢下她。

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

她占着顾景南五年,宋晚心的心也在顾景南的心尖上待了五年。

她看着落空的手,自嘲的笑了。

接起电话的顾景南看到简未然的模样微皱了下眉,直到手机那头传来宋晚心轻快悦耳的声音时才放松下来。

“景南,我打扰到你了吗?”

听着那声音,顾景南也不自觉的温柔着回道:“没有,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这个时间的宋晚心通常都是在为工作忙碌。

“想你了。”宋晚心笑着说:“这段时间都在忙工作的事,天南海北的飞着,所以才看到你的新闻,恭喜你了。”

顾景南没说话。

那头的宋晚心像是没察觉到他的异样,自顾自的说着:“这样伯父和伯母在泉下也该欣慰了。”

顾景南却因为她这句‘想你了’有些心烦气躁:“你打电话回来就只是为了恭喜我?”

宋晚心忽然就没了声音。

电话两端都沉默了。

在旁听得简未然眼含讽刺。

宋晚心是她爷爷收养的,她永远看不惯宋晚心明明是养女却倨傲的矫揉造作,宋晚心同样也看不惯她的刁蛮任性,更嫉妒她有着她没有的一切。

后来,宋晚心更是为了‘成全’他们两个远走异国。

>>>>原文继续阅读<<<<? ? ??

(本白姐独家来料连载于“优创白姐独家来料”,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目录:

最新入库

知音白姐独家来料网 | 白姐独家来料 | 豪门总裁 | 言情白姐独家来料 | 恐怖灵异 | 仙侠玄幻 | 玄幻灵异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373797077@qq.com

浙ICP备14000411号-1